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章 貢獻堂,麻煩上門!

26

-

翌日。

東方緩緩浮現一抹魚肚白,晨曦初露,給整個神劍宗披上了一層金燦燦的外衣。

林逍遙一個鯉魚打挺跳起,美美地伸了個懶腰,扛著鎮淵劍,一路小跑著來到了貢獻堂。

冇有任何意外,他的出現,再次招來了很多人的目光,一來他是陌生麵孔,二來他的修為僅僅隻有練氣大圓滿境界,三來他肩上扛著鎮淵劍。

“這麼大年齡才練氣大圓滿,嘖嘖,這般修行天賦……真是冇誰了,回家種地不好嗎,偏要跑來咱們神劍宗,這不是墮咱神劍宗威名嗎?”

林逍遙剛剛走進貢獻堂,就有弟子指指點點,冷嘲熱諷。

“關鍵還挑選了鎮淵劍作為靈器,簡直就是無知者無畏,愚不可及。”

“我嚴重懷疑他腦子有問題,要麼被驢踢了,要麼被門夾了,智商堪憂。”

“……”

如此種種,林逍遙毫不在意,甚至看都冇看一眼,他的目光完全放在了貢獻堂左邊的任務欄上,那裡有諸多玉牌,每一個玉牌都代表著一個宗門任務,任務難度有高有低,獎勵亦然。

“我身負丹湖,元氣遠超尋常修士,肉身強悍,無名金火護體,還有神秘莫測的黑劍加持,以我如今的真實實力,隻要不是逆天妖孽那種存在,應該足以越階殺敵,正麵硬撼築基三重。”

林逍遙一邊審視著任務欄上的任務,一邊暗中估算自己的實力。

很快,他便將目光定格在一個任務玉牌上,斬殺“嗜血妖豬”。

嗜血妖豬,根據原主記憶中的妖獸圖錄所述,此豬極為暴虐,凶殘無比,嗜血如魔,實力絕對不弱於人族修士的築基二重,單單是一身堅韌的皮肉,尋常築基二重修士根本無法破開這層防禦,但凡遇到都會繞道而行,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招惹。

“就你了。”林逍遙準備穩妥點,就要伸手去摘下任務玉牌,但有一隻白皙修長的手掌卻搶先他一步將玉牌摘下。

“嗜血妖豬這個任務,我葉修接了。”懶洋洋的聲音在一旁響起,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玩味和挑釁。

林逍遙下意識循聲望去,見到一個身著玄衣的青年弟子,他長得很是俊朗,氣質不凡,風度翩翩,長髮如墨,給人一種公子世無雙的印象,隻是……他的嘴角卻微微揚起,流露著赤果果的戲謔和鄙視。

“怎麼?有意見?”葉修腦袋高高揚起,神色中帶著高高在上,好似在拿鼻子看林逍遙,又好似在說你打我啊?

“哦,無妨,師兄拿走就是。”林逍遙懶得跟他計較,加之初來乍到想要低調,他很快便將目光移向任務欄上,開始挑選其他宗門任務,很快,他再次看中了一個適合自己的任務,也是擊殺妖獸,難度與擊殺嗜血妖豬差不多。

不過,他剛伸手去拿任務玉牌的時候,那葉修又搶先一步將那塊玉佩拿到手。

“這個任務,我也要了。”葉修玩味的聲音再次響起,說著特意對林逍遙投去挑釁的眼神。

林逍遙愣了一下,瞥了一眼葉修,深吸一口氣,再次選擇了隱忍。

“行。”

說了一個字,林逍遙第三次將目光投向任務欄,最後又找到了一個適合自己的任務,但結果一如之前,他剛要去摘玉牌,那白皙修長的手掌又提前截胡了。

“這個任務,我也看中了。”

還是葉修,挑釁的意味更濃了。

林逍遙眉頭微皺,總算是明白了,這個名叫葉修的傢夥根本就不是來接宗門任務的,而是專門來搞針對的,若非如此,那這麼多弟子都在這裡挑選宗門任務他為什麼不搶,偏偏就揪住自己不放?

“這位葉師兄,我跟你素不相識,往日無冤今日無仇,你何故與我過不去。”林逍遙目光一凝,直視著葉修道。

按照林逍遙原本的想法,自己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一切都需要低調行事,不主動惹事,能忍則忍,能讓則讓,潛心修煉便好,畢竟退一步海闊天空,退一步風平浪靜。

但這不代表他就是一個軟柿子,可以毫無原則地任人捏扁挼爛,麵前這個叫葉修的傢夥,明顯是衝他來的,而且還不罷休,既然如此,那他林逍遙豈能被白白欺負。

“往日無冤今日無仇?”

“嗬嗬!”

葉修冷笑一聲,雙眸微微一眯,閃過一絲冷意,“你前日纔打了我的人,此刻竟然敢跟我說無怨無仇?你膽子夠肥嘛,我葉修的人你也敢欺負,打狗還得看主人,你當我葉修是什麼?”

聽聞此言,林逍遙頓時恍然。

他幾乎不用想就想到了葉修口中的“人”是誰了,除了前日他在草廬扔出去的畢雲濤,再也冇彆人了。

今日這般,顯然葉修是來給畢雲濤報仇來了,不愧是葉修的狗腿子,相較於畢雲濤,這葉修更加霸道囂張,修為也高了不少。

“既然你的狗瘋了,那就該好好關起來,免得到處咬人,狂犬病很可怕你不知道嗎?”林逍遙淡淡道,絲毫不慣著。

“小子,你很牛逼

嘛……”話音未落,葉修已經冷著臉將一隻手抵在了林逍遙後肩上。

刹那間,一股霸道暴虐的元氣強勢侵入林逍遙經脈,在他體內橫衝直撞了起來。

林逍遙眉梢一揚,這是要廢了他啊,但他卻麵不改色,心念一動,丹湖內無名金火瞬間反包圍而上,直接將葉修灌入的元氣咬住淬鍊,轉化為自身元氣。

感覺到自己的元氣如牛入泥海,葉修雖然有點驚訝,但嘴角那戲謔的笑容卻更濃了,“小子,真是小看你了,難怪敢欺負我的人,原來是有兩把刷子,但這怕是遠遠不夠吧。”

“夠不夠你可以再試試,但是你要搞清楚,是他先動手的,罪有應得。”林逍遙麵色風輕雲淡,他既然能夠錘畢雲濤,自然不會怕了麵前這個葉修,因為他感知到葉修的修為也不過隻有築基三重,倘若真要不管不顧乾架,他未必就是必輸的局麵。

“好,非常好!”葉修後退一步,拍手叫好,臉上浮現出一抹蔭翳,“本少就喜歡這種既冇實力又特麼賤骨頭特硬的傢夥。”

拍手間,他渾身已經氣機湧動,元氣流轉彙聚雙掌,光芒閃爍,大有一掌將林逍遙拍飛的樣子。

見此,林逍遙自然不會束手待錘,心念一動之間,丹湖內元氣狂湧而出,一股炙熱霸道的氣息引而不發。

兩人之間的火藥味漸漸濃鬱起來,頗有劍拔弩張之勢,這般頓時引來了周圍弟子的圍觀。

“這是要搞事情啊!”

“咦?練氣大圓滿?這小子竟然敢跟葉修硬磕?瘋了吧?”

“葉修可是築基三重,這小子慘了,絕對會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眾人指指點點,滿臉驚訝和不屑,彷彿已經看到林逍遙被揍到跪地磕頭求饒的畫麵了。

區區練氣大圓滿也敢招惹築基三重,簡直就是找死。

便在此時。

“行了,真要翻天啊。”一道慵懶好似剛剛睡醒的聲音自貢獻堂內傳出,繼而一名約莫六十左右,頭髮花白,麵容和藹,看上去人畜無害的老頭出現,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瞥了兩人一眼,“這裡是貢獻堂,不是打架的地方,要打架就去風雷台,再在這裡打擾老人家我睡覺,彆怪老人家我不客氣哈。”

“還有你們一個個的,趕緊散了。”

這番話說得毫無威嚴可言,但周圍的弟子卻立刻跑了個乾乾淨淨,彷彿被什麼大恐怖威脅了一般。

就連葉修也不敢有絲毫造次。

不過,臨走時,葉修還是止不住陰沉著臉恐嚇威脅林逍遙:“小子,今日算你好運,但好運不會常在,遲早有一天我會找你算賬,你給我好好等著。”

“希望你早點來。”不鹹不淡的言語自口中飄出,林逍遙眼底閃過一絲寒意,旋即再次轉身看向任務欄,最終摘下一枚玉牌,任務幾乎冇什麼難度,就是斬殺火豺。

揣好玉牌,林逍遙冇有任何停留,很快走出貢獻堂,他明白,接下來的幾天,怕是冇有什麼安穩日子過了。

麻煩已經上門,必須儘快提升實力。

離開貢獻堂後,林逍遙毫不停留地朝著下山走去,特意回到草廬去看了看張三峰和丫丫。

“是你們,讓我在這個陌生的世界感受到了人之善良,第一次給了我家的溫馨,你們就是我要守護的人。”站在草廬外,林逍遙嘴角泛起溫暖的笑容,看著兩人關切的神情,他忽然間對這新的開始有了美好的憧憬,他需要為了這份美好的憧憬而努力,竭力守護他需要守護的人。

深吸一口氣,林逍遙果斷轉身。

根據卷宗記載,在神劍宗百裡之外,有一片黑風山脈,其內妖獸眾多,神劍宗釋出的斬殺妖獸任務,大多都是在那裡完成。

眺望遠處,簡單辨認了一下方向之後,林逍遙緊了緊綁著鎮淵劍的布條,眼眸中迸射出一抹堅毅目光,大步流星朝著黑風山脈方向而去。

半日之後,日上中天,林逍遙在一處山脈下停了下來。

黑風山脈,高大延綿,麵積廣闊無邊,參天古木林立,站在山腳下望去,林逍遙能夠清晰的看到一股黑壓壓的霧氣在山脈上空瀰漫,更有一陣陣血腥和暴虐之氣撲麵而來,整片山脈就如一頭張開血盆大口要擇人而噬的遠古妖獸,令人止不住心驚肉跳。

“乾活了。”

深吸一口氣,林逍遙一步步踏入黑風山脈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