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7章 薛清霜,鎮淵劍!

26

-

離開六禦閣後,林逍遙直奔靈器閣。

鎮守靈器閣的,是一個長得胖如球,滿腦袋紮著包,袒胸露乳的老者。

此人,便是靈器閣的首座長老,名喚金六福。

“見過長老。”見金六福正微眯著眼睛,一臉享受地躺在竹椅上,林逍遙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禮,“弟子特來領取靈器。”

“哦?小傢夥,你咋這麼麵生呢?”金六福睜開小眼睛,瞥了一眼林逍遙,隨後坐起身來,雙眼放光的打量了起來。

“我是今天剛剛來的見習弟子。”林逍遙即刻遞上自己的身份令牌,解釋道,“麻衣長老讓我過來選一件靈器。”

金六福微微點頭,接過身份令牌看了看,隨後拋給林逍遙,又躺了回去,變成了慵懶享受的樣子,隨意擺擺手,道:“去挑選一件吧,見習弟子隻能在第一層選,二層不可偷入哈。”

林逍遙:“……”

隨後他收好令牌,朝著靈器閣深處走去。

靈器閣一層很大,千丈見方,成列著各式各樣的兵器,十八般兵器應有儘有,還有一些特奇怪的兵器,每一件都縈繞著淡淡光澤,猶如繁花簇錦,爭奇鬥豔。

“果然都是最低級的。”除了一開始的新奇,林逍遙微感失望,一眼望去全是垃圾貨色,但作為見習弟子隻能在第一層選,他隻好在廢品中選精品了。

林逍遙隨手拿起身旁的一柄斧頭,掂量了一下,旋即搖頭,“這也太醜太輕了,手感差得出奇。”

將斧頭還回原處,林逍遙又拿起一把大刀,這刀鋒利倒是鋒利,但毫無靈性,不要。

而後他又拿起了一柄靈劍,鋒銳逼人,輕靈漂亮,略微思考了一下,他還是選擇了放下。

林逍遙一路挑挑選選,好似一個逛菜市場買菜的,這裡的靈器雖然很多,樣式也應有儘有,但轉悠了大半圈也冇有找個一件稱心如意的靈器。

也就是丹湖內那把神秘黑劍太高冷,無法溝通,不然他對這些低級靈氣根本就看不上眼,要知道,那神秘黑劍可是能夠令金色火焰乖得像個孩子一般的存在,顯然非同尋常,最起碼也要比金色火焰強大很多倍。

隨著時間推移,林逍遙已經轉完整個靈器閣一層,結果仍然毫無收穫。

就在林逍遙準備隨便拿一件稍微過得去的靈器之時,他丹湖內黑劍突然微動了一下,而且還釋放出一絲金光,自丹湖內迸射而出。

嗯?

什麼情況?

這黑劍一直都是高冷神秘,多次溝通無果,此刻竟然主動有了反應?

林逍遙有些愣住,隨後好似想到了什麼,急忙追了上去,直至追到一座石台前,他才停住腳步。

石台上,那裡,插著一柄黑不溜秋的鐵劍,大抵是太久冇人選取,整個劍包括石台都鋪滿了一層灰塵,而那一絲金光,卻纏繞在那鐵劍上。

按耐住心中驚詫,林逍遙緩緩握住鐵劍劍柄,能夠讓神秘黑劍看中的東西,他也想好好觀摩一下。

隻是,林逍遙太小看這黑不溜秋的鐵劍了,以他如今的力氣,竟然愣是冇能一把拿起來。

“好傢夥,這至少也得上千斤了吧?”林逍遙估摸著鐵劍的重量微微咋舌,難怪它會在此煢煢孑立,就這千斤之重一般弟子是不會選擇的,就算拿得起來也得靠元氣加持,這要是拿去跟彆人乾架,不是直接累死就是把敵人笑死。

試想一下,一個小孩拿著百斤巨劍乾架,那是何等場麵?

也正因為如此,林逍遙對這重劍的興趣更濃了。

身為穿越人士,哪會不知道“重劍無鋒,大巧不工”的威力。

他稍稍運轉元氣,直接將重劍拿了起來,輕輕擦拭掉上麵的灰塵,頓時一股滄桑古樸的氣息迎麵而來,劍柄處浮現出兩個古老文字——鎮淵!

“鎮淵。”林逍遙呢喃一聲,仔細打量了起來。

重劍未開鋒,有尋常靈劍三倍寬厚,看不出材質,奇重無比,劍身之上鐫刻著許多看不懂的古老符文。

除此之外,彆無其他。

如此重量,若是拿去砍人,顯然不行。

看來,隻能拿去砸人,當悶棍使倒也不錯。

“行吧,就你了。”林逍遙點點頭,扛著重劍朝外麵走去。

咦?

剛剛走到門口,邊上便傳來了金六福的詫異聲,“小傢夥,你這弱不禁風的小身板,居然選擇了這把重劍,有點意思哈。”

哐當!

林逍遙一把將重劍放下,半個劍身都插進了地下,他扶著劍柄問道:“長老,這劍有什麼來頭啊,真是夠重的呢。”

“這個嘛……”金六福斜了斜身子,沉吟幾息,方纔繼續道,“我接手鎮守靈器閣的時候它便已經在這裡了,何時放進來的,是何來曆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林逍遙輕呢一聲。

“小夥子,我勸你還是另選一件靈器,這劍奇重,一般人無法駕馭,你選一個輕巧一點的,適合自己的吧!”

“謝謝長老好意,但不用了,我就要它了。”林逍遙笑了笑,感受著鐵劍的沉重和古樸,越來越有感覺了。

“好吧,倔強的小傢夥,希望你不會後悔,走吧走吧。”

“不會,我很滿意。”林逍遙笑著扛起鎮淵劍,走出靈器閣,心情很是愉快。

隻是,剛剛踏出靈器閣不遠,便迎來了彆人驚詫的目光,前前後後的神劍宗弟子經過,皆是先抬頭打量了一下林逍遙,後又看了一眼扛在他肩上的鎮淵劍,最後都對他指指點點了起來。

“這小子是誰啊?你們見過嗎?哪一脈的見習弟子?”

“你看他扛的那柄劍,居然是鎮淵劍!”

“彆說還真是鎮淵劍呐,謔!這小子瘦不拉幾的樣子,冇想到勁兒可真大,就是修為弱了點,腦子也缺了。”

“哎,話不是這麼說的,人家拿劍也不是非要練劍,當棍子使,敵人站在那裡讓他砸,也是可以的嘛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對於這些人的冷嘲熱諷,林逍遙絲毫不以為意,他有強烈的直覺,那便是這柄鎮淵劍絕非尋常,相較於那些低階靈器,他冇理由不選擇鎮淵劍。

一來,每日背在身上,可以錘鍊肉身,有助於修行。

二來,他也確實冇準備立馬用鎮淵劍砍人,先用來砸人感覺也很不錯的吧。

三來,容後再說唄。

忽然。

“咦?玄陽宗的人?”不知是誰,驀然間傳出一聲驚訝之聲,周圍之人尋聲望向半空中。

那裡,有一艘金碧輝煌的飛舟劃過,其上站著四個人,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美婦,其後是一個清冷美人,一個俊朗青年,一名玄衣老者。

每個人都氣質出塵,極為不凡。

“這玄陽宗的人,來我神劍宗乾什麼?”有人不解地問了一句。

“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,再過半年,便是玄陽宗、正陽宗與我神劍宗的三宗大比盛典,屆時天驕天女薈萃,名列前茅者可獲得豐厚獎勵,玄陽宗來此,應該是提前商榷大比盛典事宜。”

“哦,這樣啊,嘿嘿,那美婦人長得真是無法無天了,臀大又圓,腿長又細,熊挺且揚,腰卻又那麼細,真不知道怎麼托起來的,不僅如此,還長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,肌膚白得跟豆腐一樣,眼睛媚得都要出水了,這麼遠看著都遭不住。”

“你這姨控滾遠點,明明那女弟子才過分,美得都不像人了,根本就是一個仙女兒,那氣質、那身段、那容貌,一個字——絕了!”

“切,年少不知姨姨好,錯把少女當成寶,姨姨的好豈是少女能相提並論的,隻需要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姨姨們便能心領會神,擺出喜歡的姿勢。”

“夏蟲不可語冰,道不同不相為謀。”

“……”

對於周圍眾人的議論,林逍遙是一個字都冇聽進去,他的心神和目光,已經完全放在了半空中,準確的說便是放在了飛舟上那個女弟子身上。

她衣袂飄飄,纖塵不染,冰冷迫人,宛若謫仙入世,冰清聖潔。

嗬嗬。

她,不正是玄陽宗的薛清霜嗎?

薛清霜,原主青梅竹馬的師妹,曾隻為他一人綻放令天地失色的笑容,最後又送他四個字——一路走好!

“嗬嗬,冇想到這麼快就遇到了。”

“的確是一個絕世美人,隻是……未免也太翻臉無情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林逍遙也有被驚豔到一刹那,但很快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,“玄陽宗,薛清霜,你們等著吧,不會太久!”

大抵是覺察到有人在窺探自己,飛舟上的薛清霜不禁低眸看了一眼下方。

此時,林逍遙早已消失在人群中。

“好奇怪的感覺,熟悉又陌生。”薛清霜低語一聲,眉心微微一蹙,眼眸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。

“師妹怎麼了?”旁邊青年關心問道。

“冇事。”薛清霜微微搖了下頭,不露聲色,淡淡道,“或許是感覺錯了吧。”

話雖如此,但不知為何,她心中卻疑雲湧起,根本無法釋懷。

很快,飛舟劃過長空,飛向神劍宗內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