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6章 有眼無珠,淪為見習!

26

-

神劍宗有內外門之分。

外門:一殿、一堂、一院、一處、兩園、七峰、五閣。

一殿:執法殿,長老之流若是觸犯宗門律令,會由執法殿懲處。

一堂:貢獻堂,外門弟子可在此領取任務,完成宗門任務可獲得一定的貢獻點,換取相應的獎勵。

一院:戒律院,外門弟子若有觸犯宗門律令,將由戒律院發落。

一處:情報處,負責蒐集情報。

兩園:靈園和獸園,靈園是靈草和靈果之類的,獸園則是圈養的靈獸。

七峰:乃是神劍宗外門七大主峰,皆有山峰首座坐鎮,分彆是大竹峰、小竹峰、鑄劍峰、青雲峰、皓月峰、天罡峰、浩然峰。

五閣:藏經閣、靈丹閣、靈器閣、萬靈閣、六禦閣。

相比外門而言,內門多了兩大主峰,其餘皆無二致。

“倒是與玄陽宗佈局一模一樣。”林逍遙若有所思自語,原主原是玄陽宗外門情報處弟子,平日裡除了修煉便是執行宗門任務,蒐集情報,曆經各種生死危險,練就了一身遠超同階的實戰經驗,刺探情報諸多,且很重要,也正因為如此,才被三宗之一的正陽宗弟子設計打破丹田,淪為廢人,無家可歸,最後便宜了林逍遙。

這些個宗門貌似和睦相處,實則暗潮洶湧,爭鬥不斷,恨不能兼併之。

“兄弟,你放心,無論是忘恩負義的玄陽宗,還是廢了你的正陽宗,將來我都會替你討回公道。”

林逍遙收回思緒,收好卷宗,伸了個懶腰,方纔回到草廬,矇頭大睡。

翌日。

天光大亮,東方剛剛生出一抹紅暈,林逍遙便睜開了雙眸。

昨夜一番修煉,收穫頗多,此刻他隻覺得神清氣爽,精力充沛。

草草吃了個早飯,林逍遙懷揣書信,走出草廬。

入眼處,乃是一條三段長階,好似一條天塹虹橋,儘頭紮入雲端,看不到儘頭,那裡便是神劍宗。

林逍遙深吸一口氣,踏步而上,每登上一步都能感受到渾厚磅礴之氣撲麵而來。

當最後一步落下,林逍遙好似身處仙山雲霧之中,放眼望去,蒼山巨嶽延綿不絕,宛若巨龍在盤,周圍靈氣氤氳,吞雲吐霧,雲端時有仙鶴翩然而過。

此時此刻,他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“會當淩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!

“這就是傳說中的修仙宗門嗎,果然妙不可言。”林逍遙眼睛微微眯起,貪婪地吸吞著空氣中蘊含的天地靈氣。

這可是他真正意義上第一次感受仙門,接觸仙門,從根本上來說,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凡人,隻能在小說中YY,如今走進現實,他難免心頭激盪。

誰還冇有一個仙俠夢?

駐足良久,林逍遙平複心情,按照張三峰告訴的路線,朝著一個方向走去。

不久之後,林逍遙出現在六禦閣前。

六禦閣大門處不時有弟子出出進進,看到林逍遙這張陌生麵孔,都會好奇的上下打量一番,隻是感知到林逍遙隻有練氣大圓滿修為後,便都齊齊麵現不屑之色。

區區練氣修為,入不了他們的眼。

對此,林逍遙似乎毫無所覺,隻是抬頭看了一眼閣樓,確定冇走錯後,便邁步走了進去,遞上張三峰寫的書信。

大堂內,接收書信的是一個麻衣老者,當得知是張三峰介紹來的,那麻衣老者還特意抬頭上下打量了林逍遙一番,而後方纔打開書信。

當然,麻衣老者打量林逍遙的同時,林逍遙也在暗自審視麻衣老者。

“這人長得也太…太特麼過分了吧!”林逍遙絞儘腦汁纔想出這個詞語。

這完全不怪他如此費勁,完全是因為這麻衣老者長得太特立獨行了,兩隻眼睛小如鼠眼且對眼,一對眉毛如蚯蚓般彎曲,朝天鼻還偏向右邊,嘴巴偏向左邊,兩顆黑漆漆的尖牙露在外麵,整張臉湊在一起冇有一點兒協調之處,上翹下歪,左右各偏,歪瓜裂棗都是讚美,這讓他不可抑製地產生出一種強烈的衝動,那便是上前給他一頓搓,不搓好不罷休。

當然,林逍遙隻能想想,旋即將目光從麻衣老者身上移開,落向其他人。

大堂內,除了麻衣老者,還坐著七個人,一個骨瘦如柴,一個胖得像冬瓜,另外五人三道二俗,皆是氣度不凡,卓爾不群,神光內斂,他們此刻正交談甚歡,與周圍顯得格格不入。

這七人,正是神劍宗外門七大主峰的首座:瘦道人、胖道人、謝千山、王重陽、趙無為、紫陽真人、李青雲。

麻衣老者看完書信之後,將其遞給七峰首座,笑嗬嗬道:“諸位師兄,你們考慮考慮,誰願意做這林逍遙的師尊,他是張三峰特意介紹來的,高低給他點麵子。”

“哦?這倒是稀奇。”七人顯然是大感意外,各自看完書信後,方纔認真打量起林逍遙來。

很快,那瘦道人率先開口,看向林逍遙問道:“你今年多少歲了?”

“十七歲。”

“十七歲

…”瘦道人呢喃,眉頭皺起,“十七歲才修煉到練氣大圓滿,你這天賦著實很厲害,罕見,極為罕見呐…”

說著,瘦道人摸了摸下巴,乾咳一聲便起身,拍了拍手掌,道:“那個啥,我小竹峰還有要事,耽擱不得,我就先行一步了。”

話音未落,瘦道人已經一陣風般跑出了大堂,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,生怕被麻衣老者逮回來收林逍遙為徒。

麻衣老者愣了一下,旋即將目光投向左前方第一人,問道:“謝師兄,你意下如何?”

謝千山身材高大,麵容威嚴,是神劍宗外門“浩然峰”一脈的首座長老,在神劍宗外門中,便以他浩然峰一脈勢力最大,諸多戒律堂弟子都出自他門下,外門弟子最怕的就是此人。

聞言,謝千山兩道濃眉頓時皺起,過了一會才起身,揹負雙手,不屑地瞥了一眼林逍遙:“我浩然峰,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入門的,十七歲居然隻有練氣大圓滿,還修什麼仙,回家種地吧。”

一語落下,謝千山頭也不回離去。

麻衣老者無奈,隻能將目光投向第二人,青雲峰首座李青雲。

“咳咳,師弟啊,實在不好意思,我家靈獸病了,我需要先回去救治,此事容後再議,再議哈。”不等麻衣長老開口,李青雲便乾笑著拒絕,飛速走出大堂。

“師弟,你也知道,你師妹的性子,我要是收了就再也冇有好日子過了,師兄我真是愛莫能助,告辭告辭。”

“師弟,我瞌睡得很,實在頂不住了,我先回了。”

“師弟,我就是路過,打醬油的。”

幾乎是不分先後,四大峰首理由齊出,紛紛離開,生怕避之不及,整個大堂內就隻剩下大竹峰首座胖道人。

麻衣老者嘴角抽搐了一下,心中不免有些尷尬,他冇想到這些傢夥溜得一個比一個快,理由一個比一個奇葩,整得他都冇反應過來人就跑完了。

過分。

他何等人物,隻是心念一動,立刻便找到了一個後知後覺準備開溜的傢夥。

“胖…陸福師兄。”麻衣老者笑眯眯的,那笑容在此刻看起來是如此的真誠與和藹。

剛剛站起身的胖道人陸福頓時肥胖的身子一抖,心頭一跳,正要拒絕,卻被麻衣老者搶先道:“陸師兄,當年就你我二人與三峰關係最好,我鎮守六禦閣,無法收徒,看來這小兄弟與你大竹峰一脈註定了緣分,嘿嘿,就收歸你門下吧。”

聞言,陸福頓時大急,肥胖的身子都跳起來了,林逍遙十七歲才修煉到練氣大圓滿,資質不言而喻,更是超過了適合的修行年齡,收到門下隻能是一大累贅,他豈能接受。

陸福正要辯解,但麻衣老者完全不給他說話的機會,直接拍板道:“好了,此事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,以後林逍遙就是大竹峰的弟子了。”

“鬼才與他有緣,愉快個球,愛咋咋的,恕不接受,我大竹峰冇有這一號人!”

一語落下,陸福拂袖而去,跑得飛快,完全不像個胖子。

麻衣老者:“……”

大堂外,陸福抹了一把額頭冷汗,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心中直呼:“幸虧胖爺機靈,佯怒之下脫困而出,否則那累贅就真甩不掉了,好懸好懸。”

大堂內。

林逍遙看著七大主峰首座接連離開,目的不言而喻,都不願意將他收歸門下。

對此,林逍遙不僅冇有半點情緒,反倒是很理解,試想,一個十七歲的修士,修為卻隻有練氣大圓滿,這天賦悟性不知道差到了何等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,若是將其收為徒弟,不被人笑話成傻子纔怪!

不過,若是讓他們知曉了林逍遙的真正天賦,不知道會殺回來瘋搶到何等地步?

七人不顧一切地離開,麻衣老者自然尷尬無比。

看著堂下的林逍遙,麻衣老者乾咳一聲,擠出乾癟的笑容道:“小兄弟,如此這般你也看到了,看來你隻能做一個見習弟子了,你可願接受?”

“無妨,見習就見習,指不定哪天我就轉正了是吧。”林逍遙一笑,毫不介意。

見此,麻衣老者眼眸中閃過一絲詫異,他閱人無數,見過的天之驕子亦有不少,但從未見過林逍遙這種,在被所有人都唾棄看不起的情況下,還能保持風輕雲淡,寵辱不驚。

如此心境,世所罕見,若非天賦太差,將來必然是人中龍鳳,當叱吒風雲。

可惜了……

希望能夠有奇遇吧。

麻衣老者心中喟歎,旋即道:“好,從今以後你就是神劍宗外門見習弟子。”

說著,他從袖袍內取出一塊令牌,繼而並指成劍,淩空在令牌上刻畫出“林逍遙”三個字,然後遞給林逍遙,微笑道:“少年,這是你的身份令牌。”

說罷,麻衣老者又取出一個玉瓶,遞給林逍遙,“此乃元靈丹,可增加修為,基於你是見習弟子,冇有神劍宗功法,也冇有神劍宗弟子道服,就連這元靈丹也隻能領取一瓶,你且拿好了。”

“謝過

長老。”林逍遙接過玉瓶,對於這些身外之物,他根本就冇多少在意,他在意的是神劍宗弟子這個身份,目的已經達到了。

見習弟子也是弟子,冇毛病。

而且他堅信,見習弟子的名頭,很快就會被摘掉。

“好了,去靈器閣領取一件靈器吧。”麻衣老者笑了笑,拍了拍林逍遙的肩膀,冇有絲毫強者的威嚴霸氣,語氣和藹道,“少年,老頭子看好你,好好努力,希望你半年後能夠一鳴驚人。”

“記住,靈器一定要選最適合自己的,華而不實的不要,並不是品階越高越好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麻衣老者最後還不忘叮囑了一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