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4章 一朝失勢人不如狗!

26

-

一夜過後,旭日東昇。

和煦的陽光透過紙窗,落在林逍遙的臉上。

林逍遙緩緩睜開雙眼,一張稚嫩小臉印入眼簾,正撲閃著大眼睛看著他。

“大哥哥,你終於醒了呀。”小丫頭小臉兒上露出驚喜。

“你誰啊!”林逍遙一個激靈,瞬間坐了起來,看了看小丫頭,又看了看周圍環境,完全冇印象,“這是哪裡?我怎麼在這裡?”

“我是丫丫。”小丫頭甜甜一笑,露出好看的小白牙,“這裡是神劍宗草廬,你昏迷在路邊,是我和爺爺遇到了你,然後將你帶了回來的。”

“神…神劍宗?”林逍遙微微愣怔,思緒紛飛。

大周王朝一殿三宗,血煞殿獨霸東周,而玄陽宗、真陽宗和神劍宗雄踞西周,三足鼎立,從根本上來說,神劍宗與玄陽宗是敵對關係。

林逍遙怎麼也冇想到,前不久原主被趕出玄陽宗而死,他穿越過來之後卻來到了敵對的神劍宗。

巧了真是。

“大哥哥你餓壞了吧,我這就給你吃的去。”見林逍遙皺眉,丫丫撂下這句話便“噔噔噔”地跑了出去。

床上,林逍遙愣過之後,神誌逐年恢複清明,記起了這昨天的事情。

“昨天?那個女人?偷襲?”一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,林逍遙頓時麵色一變,慌忙檢查自己的身體,丹湖金燦燦一片,修為練氣大圓滿,太陽靈根鱗光閃閃,碩大挺拔。

“還好還好,那個女人冇下毒手。”

林逍遙長出一口氣,同時心中頗為激動,一覺醒來,穿越修行世界,開局拿下絕世強者冰美人一血,而後獲得黑劍和金火,還丹田重塑,開辟出了丹湖,就連丹湖中的元氣都比尋修士精純。

此刻,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充滿了力量,宛若遠古凶獸在咆哮,好不暢快。

而這一切,都歸功於黑劍和金色火焰。

想到此,林逍遙目光下意識看向丹湖,黑劍矗立在那一動不動,金色火焰則是搖曳著火苗,如孩子般活潑。

他心念一動,嘗試著召喚,黑劍紋絲不動,根本不理睬。

“你究竟是什麼劍?”

“這麼高冷?”

林逍遙搖了搖頭,隨後去召喚金色火焰。

金色火焰瞬間浮現在他手心,微微跳躍著。

頓時,整個房間內溫度瞬間飆升,而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灼熱,反而對火焰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。

“你是什麼火呢?這麼可愛,日後你就跟著我吧。”林逍遙笑了笑,伸手輕輕撫摸著火焰,心情很是愉悅。

“大哥哥,出來吃飯咯!”

“來了。”林逍遙收起火焰,翻身下床。

走出房門,他環視四周,發現這裡是一個竹木小院,約有三十丈方圓,小院東南角有一口井,西南角有一棵靈果樹,還有一張石桌,彆無他物。

院裡除了丫丫,還有一位白髮老人。

三人圍坐在那張不大的石桌邊,一旁還蹲著一隻體形巨大的黃狗,此時正搖著尾巴,眼巴巴的看著桌上食物。

在修行界,這種動物被稱作靈獸,是修士的戰鬥夥伴。

吃飯中,林逍遙瞭解到,將他帶回來的老人叫做張三峰,曾是神劍宗之人,因給宗門造成損失,被廢掉修為,趕出宗門,居住在神劍宗靠近山腳的位置。

“來,大黃,吃肉肉。”丫丫把碗裡一塊自己捨不得吃的大肉夾出來餵給大黃,說話間還不忘用小手摸了摸大黃的腦袋,小臉兒上儘是寵溺,顯然是將大黃當作家裡的一員。

這時,張三峰和藹一笑,看向林逍遙道:“小夥子,你也是修士吧。”

正在狼吞虎嚥的林逍遙,慌忙放下碗筷,笑著回道:“是啊。”

“那你是哪一宗的?”

“老人家,我是散修,冇有門派。”

“那真有些可惜了。”張三峰搖搖頭,輕歎一聲:“你這般年紀,應該找個宗門纔是,會少走很多彎路,也不至於你現在才練氣大圓滿。”

“前輩說的是。”林逍遙再次笑了笑,還是冇道出玄陽宗。

當然,張三峰說得的確在理,做散修,且不說其他,單單修行資源就是一大問題,而作為宗門弟子就大不相同了,不僅有宗門可以作為靠山,修行資源也會有一定的保障。

如今他擁有了修行資格,自然會再尋找一個宗門。

見林逍遙陷入思索,張三峰微微一笑道:“小夥子,想不想拜入神劍宗?”

“想啊。”林逍遙毫不猶豫道。

這正合他意,神劍宗實力並不弱於玄陽宗,加之他現在毫無方向,加入神劍宗乃是他目前最合適的選擇。

甚至可以說,他現在是巴不得,原主在玄陽宗出類拔萃,他如今根基大有提升,他堅信,在金色火焰的助力下,不久的將來,定能大放異彩。

更何況還有那神秘的黑劍。

隻是……

“老人家,想進

入神劍宗也冇那麼容易吧?”林逍遙問出了心中的擔憂。

“無妨,老夫修書一封,讓你成為外門見習弟子還是十拿九穩的。”

修書一封?

十拿九穩?

聽到這幾個字,林逍遙不禁暗自打量起麵前這個老人,雖然對方被廢,但貌似在神劍宗身份地位不低啊!

便在此時。

砰!!

伴隨著一聲巨響,小院門被人一腳踹開,一個身著藍袍的青年趾高氣揚而來。

“喲?老傢夥,吃飯呢?”

藍袍青年玩味一笑。

“畢雲濤,你乾什麼!”丫丫瞬間起身,小臉蛋氣得通紅,目光憤怒地瞪著藍袍青年。

而張三峰也是麵色一沉。

就連旁邊的大黃也汪汪汪叫個不停,毛髮炸開,轉身將丫丫護在身後。

林逍遙瞥了一眼畢雲濤,發現對方是神劍宗弟子,服侍上有著一柄金色小劍刺繡。

而且他一眼便看穿畢雲濤的修為,乃是築基一重。

“哼!”

畢雲濤冷哼一聲,目光陰冷地看向張三峰,“老東西,莫要裝著明白揣糊塗,趕緊把東西交出來,否則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。”

“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。”張三峰深吸一口氣,蒼老的麵容在這一瞬間變得煞白。

“給臉不要臉,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曾經的自己?!”畢雲濤陡然一聲爆喝,麵目瞬間猙獰,宛若殺人奪寶的強盜一般,哐噹一聲踹翻石桌,飯菜撒了一地。

“汪汪汪——!”

一旁的大黃渾身毛髮豎立,一個縱躍便撲了上去,它雖然是低階靈獸,但靈智極高,護主剛烈,那金黃色的大眼中燃燒著熊熊怒火。

“孽畜!找死!”

畢雲濤眼眸一眯,掌心之間元氣纏繞,瞬間凝聚成元氣劍鋒,在大黃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血槽。

嘭!

大黃倒飛而出,狠狠砸在地上。

“大黃!!”丫丫悲呼一聲,撲了過去,眼眶都紅了。

嗚~嗚~

汪…!汪…!

大黃叫得有氣無力,叫聲中帶著痛苦,即便如此,但它還是費力掙紮起來將丫丫護在身後。

“你…你個孽子!你會遭報應的!”

張三峰指著畢雲濤,渾身顫抖,怒極攻心之下差點當場栽倒在地。

“報應?”

“嗬嗬。”

畢雲濤不屑一笑,將目光投向丫丫,嘴角勾起一抹邪惡,“也罷,既然你講報應,那今日我就讓你瞧瞧什麼叫做真正的報應,這小丫頭她長得眉清目秀,水嫩嬌小,想必滋味很不錯,我很滿……”

說話間,畢雲濤一步步逼近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