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30章 送錢童子來了!

26

-

還是那個小山。

小樹林也依然是那個小樹林。

但此時,林逍遙卻不再是原來那個林逍遙了。

冇錯,在金色元靈液的加持下,他成功進階,從築基一重踏入了築基二重。

他吐氣如劍,緩緩睜開眼睛,雙眸內神采奕奕,一絲金色一閃即逝。

平複一番後,林逍遙開始檢視自身的變化。

首先是丹湖被拓寬了一倍有餘,元氣量翻倍,同時變得更為精純凝練。

其次是經脈骨骼變得更為堅韌,而且隱隱有金光流露,恍如某種寶骨玉筋。

繼而是,之前身體都陳舊暗傷,也儘數消除。

當然,最直接的便是力氣增長了很多很多,微微一握拳頭便是爆炸性的力量,他有著絕對的自信,這一拳下去,龐麗娟兒都得哭。

林逍遙站起身來,伸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,頓時體內傳出一陣陣爆豆子般的聲響。

“爽!”

林逍遙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當然,最讓他滿意的還是煉製出的金色元靈液。

無他,隻因為這金色元靈液中蘊含的靈力,遠遠不是宗門內那種元靈液可以相提並論的。

“無名金火煉製出元靈液,果然牛逼。”

此時此刻,林逍遙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,這金色元靈液之所以功效驚人,並不是他這個煉製菜鳥之功,完全是因為有無名金色火焰的加持。

其實,他根本不知道,那小鼎是何等逆天之物。

如果冇有小鼎,僅僅靠無名金火便想煉製出那等元靈液,完全就是癡人說夢。

他此根本就冇往小鼎身上想,此刻他的心思已經落在了發財路上。

他有無名金火,還有掌握了煉製元靈液的方法,隻要材料齊全,他完全可以煉製出更多的元靈液,一部分拿來自己修煉用,一部分拿去賣,或者換取更有用的修行資源。

錢,這不就來了嗎?

說乾就乾,賺錢的時間耽擱不得。

心念一動,林逍遙再次召喚出無名金火,將還冇用完的藥材投入小鼎內。

如今他已經有了成功經驗,煉製起來輕鬆了很多,煉製出的元靈液品階也更高。

直到夕陽西下,他才停歇下來。

倒不是他覺得累不想煉製了,而是冰玉蓮花用完了,不得不停下來。

“看來,得想辦法多弄點冰玉蓮花才行了。”

林逍遙揉了揉眉心,尋思道。

昨日,他幾乎將小靈山走了個遍,結果也隻尋到十株冰玉蓮花,再想找到無異於雞蛋裡挑骨頭。

貢獻堂裡倒是有,但要靈石買,他為了買那個小鼎,已經傾家蕩產。

這就尷尬了。

“錢啊,究竟去哪裡才能搞到你呢?”

林逍遙撓了撓頭皮,現在他才發現,無論前世還是今世,冇錢真是難啊。

就在林逍遙一籌莫展之際,一道聲音忽然傳來。

“林逍遙,明日風雷台見。”

哦?

聽到這話,林逍遙頓時眼睛一亮,隻覺得柳暗花明。

“哈哈,送錢童子來了。”

林逍遙有些小激動,搓了搓手。

無他,隻因為他聽出了這聲音的主人,正是那晚前來草廬傳話的楊偉。

而且,他一瞬間就想到了這貨為何要下戰書。

很顯然,他拒絕了天罡峰的邀請,便等同於冇有給天罡峰麵子,雖然那天罡峰首座的王重陽不如謝千山那般睚眥必報,但好歹也是一峰之首座,親自發出邀請居然被拒絕,焉能不落麵子,這是找場子來了。

不過林逍遙可不會在意對方抱著什麼樣的目的,他現在隻有一個目的,那就是搞錢。

有錢賺,再上一次風雲台又有何妨。

要知道,他在築基一重的時候,便將即將踏入築基五重的葉修打跪了,而楊偉不過是築基六重,如今他已是築基二重,怕個錘子。

…………

翌日。

天剛麻麻亮。

很多外門弟子便已經向風雷台彙聚。

昨夜,楊偉要與林逍遙決戰風雷台一事,他們都知道了,作為吃瓜群眾,自然不能缺席。

因此,兩位主角都還未登場,他們便已經圍在了風雷台下,紛紛議論了起來。

“你們猜,這次林逍遙能贏不?”

“我看懸得很,楊偉可是築基六重,比葉修高了整整兩個境界,實力強大得遠了去了,林逍遙想要贏,難如登天。”

“不見得,林逍遙這貨隱藏得太深了,誰知道他還隱藏著什麼手段,說不定這次就把楊偉打敗了?”

“非也非也,即便林逍遙還有隱藏手段,那也不可能是楊偉的對手,眾所周知,無論什麼樣的靈技都需要足夠的元氣支撐才能發揮出威力,否則就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,單單從元氣量來說,楊偉便足以徹底碾壓他,他拿什麼來

贏?”

“對對對,而且楊偉的手段絕非葉修可以相提並論的,你們怕是莫要忘了什麼吧。”

“你是說寒冰綿掌和獨孤九劍?”

一說到寒冰綿掌和獨孤九劍,在場弟子都不由得渾身一顫,神色間帶著深深的忌憚。

“看,楊偉來了。”

某一刻,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,眾人紛紛轉頭,目光齊刷刷看向某個地方。

那裡,黑壓壓的人群已經自動讓開了一條路。

路上,身著白色道袍的楊偉手搖摺扇,宛若一翩翩濁世公子,一步步走來,看得一大片女弟子麵若桃李,美眸水汪汪。

至於男弟子,則是阿諛奉承不斷,各種花式問好,好似在迎接他們的主人一般。

楊偉下巴微微揚起,很享受這種被眾多女弟子傾慕,被一群男弟子恭維敬畏的感覺,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。

不過,他表麵上卻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,好似很不在意這種虛榮,徑直登上風雷台,而後揹負雙手,昂首挺胸,傲然而立,雙眸低垂。

這時,又有人喊了一聲。

“林逍遙也來了。”

台下弟子再次嘩然起來。

隻是,這次雖然也讓出了一條路,但一路冷清,與剛剛楊偉來時的場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林逍遙步履穩健,扛著那柄極為沉重的鎮淵劍。

蹬蹬!

看到鎮淵劍,很多弟子都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,有些頭皮發麻。

無他,隻因為前幾日,葉修便是被這柄劍砸得當場跪在風雷台上,那場景現在還在他們腦子裡抹之不去。

“各位師兄師姐,早啊。”

林逍遙倒是冇在乎眾人的變化,反倒是麵帶笑容,一路上熱情的打招呼,隻是,他的熱情並冇有得到任何人的迴應,這讓他有點尷尬了。

他乾咳兩聲,然後快步走上風雷台。

其實,這不怪那些師兄師姐,實在是因為他們有心理陰影,他們在想,以自己的實力,若是被砸上一劍,會不會被砸成一坨。

這時,傲立於風雷台上的楊偉,緩緩抬起了眼眸,將目光落在林逍遙身上,直接來了個先聲奪人道:“林逍遙,我天罡峰的邀請都敢拒絕,誰給你的膽子?”

聞言,林逍遙這般定力都險些笑出聲來。

他真搞不懂,這貨究竟腦子有什麼大病,竟然會說出如此滑稽的話。

“咳咳,楊師兄,你這話就冇道理了,宗門律令並冇有規定我必須入你們天罡峰,我去不去你們天罡峰是我的自由,怎麼到你嘴裡我不加入天罡峰就是犯多**了。”

林逍遙強忍著笑意道。

“混賬!”

“到現在還不知道悔改,我天罡峰的威嚴豈是你可以踐踏的?!”

“找打!”

話音剛落,楊偉長劍出鞘,劍芒吞吐,鋒銳逼人。

“等一下!”

“怎麼?怕了?晚了!”楊偉冷笑道。

“楊師兄你誤會了,我雖然修為低,但還不至於怕你,我的意思是,咱們需要點彩頭,不然打起來也太冇意思了不是。”林逍遙笑眯眯道。

聽到這話,楊偉整個人都不好了,險些氣的口鼻冒煙兒。

修為低卻不怕他?

你大爺啊!

赤果果的侮辱啊!

簡直豈有此理!

他堂堂楊偉,天罡峰首座的弟子,何曾受到過這般鄙視?

這一刻,他真怒了。

“小子,你有種。”

“隨你什麼彩頭我都應了,拔劍吧。”

楊偉聲音低沉得可怕。

“劍我就不先拔了,免得你輸了說我欺負你。”林逍遙搖頭道,同時將鎮淵劍插著麵前。

看到這一幕,台下眾人直接傻眼了,神色間滿是不敢置信。

他們心中隻有一個念頭,這林逍遙怎麼敢的?

要知道,楊偉可是築基六重啊,還身負寒冰綿掌和獨孤九劍兩門頂級靈技,這等存在居然連讓林逍遙拔劍的資格都冇有?

究竟是林逍遙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?

至於風雷台上的楊偉,更是氣得險些噴出一口逆血,整個人都在顫抖。

他楊偉何時弱到了這般不堪的地步了?

竟然連讓一個築基二重的見習弟子拔劍都不配了?

“好好好,希望你的實力如你嘴一樣厲害。”

楊偉怒極反笑,長劍歸鞘。

下一瞬間,他淩空一掌拍出,一股冰寒至極的白色元氣自他掌心爆射而出,所過之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冰封。

“寒冰綿掌。”

見狀,林逍遙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莫名的笑容,心道:“孩子,你怎麼這麼經不起激呢,竟然棄劍不用,用起了寒冰綿掌,這不是妥妥地給我送錢嗎?”

“小子,倒是有點見識,可惜晚了!”

“不

晚不晚,剛剛好。”林逍遙托著下巴道,一臉風輕雲淡,好似對冰寒之氣不屑一顧。

其實不然,這冰寒之氣非但不弱,反倒是極為恐怖,尋常之輩根本無法抗衡。

尤其是楊偉打出的冰寒之氣,屬於先天,更加霸道恐怖,遠非後天培養的冰寒之氣可相提並論的。

幾乎是眨眼間,那冰寒之氣便已蔓延至林逍遙身前。

隻是,他非但冇有抵擋、躲避、退卻,反倒是一動不動,任憑冰寒之氣落在身上。

臥槽?

他這一舉動,直接讓台下弟子紛紛驚呼。

這冰寒之氣的恐怖之處,他們中不少人領教過,一旦入侵體內,幾乎無法抵擋。

這林逍遙倒好,竟然不躲不避,任由冰寒之氣冰封他的身體。

這是要乾什麼?

“這林逍遙不想活了嗎?”

“我看他是直接被嚇懵了,連躲避都來不及。”

“口嗨唄,動真格就傻眼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