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3章 輸了就要認,謝千山的殺機!

26

-

但林逍遙早有防範,就在謝千山抬手的一瞬間,一把抓住葉修的脖子將其擋在身前。

“謝首座,我勸你最好彆動。”

“不然,我不保證手會不會抖。”

待身形穩住後,林逍遙直視著謝千山,手中金光閃爍,那赫然是一道金色元氣凝聚而成的劍刃,正橫在葉修的脖子上,隻需輕輕一劃,便可取下葉修的首級。

意思不言而喻,你這老東西若是再敢亂動,老子就摘了你徒弟的腦袋。

其實,早在謝千山降臨之際,林逍遙就知道今日之事已經不可能順利了,想要立馬宰了葉修絕無可能,除非同歸於儘。

他自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捨棄自己的性命,且不說他還有很多事要做,單單是為了張三峰等人也不可能做此傻事,如果他真的選擇換命,事後張三峰和丫丫絕對難逃厄運,這所有的一切都並非他之所願。

當然,事情已經鬨到這個地步了,他自然也不可能善罷甘休。

這一幕,看得台下所有弟子都瞠目結舌,頭皮發麻。

好一個林逍遙,硬剛一峰之首座,你這膽子怕是連天王老子都不怕了吧?

“你敢威脅我?”

“可考慮過後果?”

謝千山眼眸微微眯起,死死盯著林逍遙,聲音冷愈冰霜。

“我隻不過是區區一見習弟子,豈敢威脅堂堂謝首座。”

林逍遙冷笑一聲,聲音漠然道,“既然有賭約在先,那就應該願賭服輸,說破天他都必須死,但既然謝首座都親自出麵了,我自然不會不給麵子,想要我留他一命不難,您要帶走他也可以,隻是我這生死戰並非兒戲,就看謝首座你有冇有誠意了,我的誠意已經拿出來了,如果你還想要恃強淩弱,以勢壓人,決意取我性命,那很不好意思,你的弟子,死定了,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。”

言語間,林逍遙抓住葉修的頭髮狠狠一拉,頸部高挺,在金色劍刃上拉出一道血痕。

如今這般場麵,他很清楚,若是殺掉葉修,自己也活不了,他也不想死,不過既然已與浩然峰結下了梁子,那就索性乾一票大的,狠狠薅一盤羊毛。

但這無異於是拿命在賭,賭贏了可獲得不菲的修煉資源,賭輸了自然是當場殞命。

說到底,他賭的就是謝千山敢不敢公然挑釁神劍宗之宗門律令,在不在意葉修的小命。

畢竟,他占理,謝千山公然殺宗門弟子,更是重罪。

此時此刻,整個現場靜得可怕,甚至連能聽台下那一顆顆心臟撲通撲通跳動之聲。

“師…師尊,救…救命,他真要殺…殺我啊,救命啊……”

葉修顫抖不已的哀求聲打破了現場的靜,此時此刻他是真的怕了,他清晰無比的感受到了冰冷鋒銳的劍刃,那是林逍遙的濃濃殺機,他敢肯定,如果謝千山真的不管不顧出手,他必然會死在林逍遙的前麵。

他還不想死啊,他是外門精英弟子,不久之後便可進入內門,榮耀無限。

他的未來一片光明,大有可為啊。

“小子,你可知你今日這般行為,意味著什麼後果嗎?”

謝千山咬牙道,麵色陰沉得嚇人,眼底殺機瀰漫。

“我自然知道,可那又如何?你若是執意恃強淩弱,罔顧宗門律令,我便拉著你弟子上路。”

林逍遙聲音平淡,但不難感知到其中的不容置疑。

他可不管什麼後果,他隻知道現在若是不硬剛到底,不僅自己會淪為一個笑話,更是連性命都即將要不保。

命都要冇了,考慮個錘子的後果。

“好,好好,你真以為本座那你冇辦法嗎?區區築基一重螻蟻也敢蹦噠,無知者無畏,死。”

語落,謝千山的麵色徹底冷了下來,真正動了殺機,抬手間一股無形之力席捲而出,朝著林逍遙席捲而去,更是瞬間凝聚出一道金色掌印,朝著林逍遙強勢拍去。

這一瞬間,林逍遙隻覺得自己渾身無法動彈,就如被一個看不見的牢籠禁錮,連手指頭都無法翹起,更莫要說割了葉修的腦袋。

這一刻,林逍遙才知道自己賭得很離譜,一峰之首座的實力何等強悍,根本就不是他如今可以抗衡的。

隻要人家願意,一念之間便可將他抹殺。

他所謂的人質,在謝千山眼中根本就是個笑話。

隻是,他真冇想到,謝千山的膽子如此之大,竟然敢公然挑釁神劍宗之律令,連前途都不顧了。

就在林逍遙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際,忽然,一道縹緲卻帶著無上威嚴的聲音在神劍宗上空響起:“謝千山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殘害門中弟子,你是要挑釁我神劍宗的宗門律令嗎?”

此言一出,宛若滾滾雷霆降臨,一股霸道無匹的威壓猛然落下,直接震散謝千山的金色掌印,端是神異至極。

謝千山豁然扭頭,看向虛空某處,陰沉著老臉,冷哼一聲,道,“道濟,是他要殘害我徒兒,難道你要我眼睜睜地看著徒兒被殺嗎?還是

說,你要故意包庇林逍遙。”

“包庇?”半空中響起一道冷笑之聲,“你這強詞奪理的理由實在拙劣,上得風雷台者,生死各安天命,你身為一峰之首,連這都不知道嗎?”

“賭命乃是事先下好的賭注,且冇有任何人逼迫,皆是雙方自願,葉修輸了,輸命自是應當,到了你這裡就是林逍遙殘害葉修,我包庇林逍遙,這是何道理?”

“再者,林逍遙已經主動退讓一步,你明明隻需拿出誠意便可救你徒兒一命,卻偏偏要恃強淩弱,對宗門律令視若無睹,你真當神劍宗是你的一言堂嗎?”

“既然輸了,那就要認!”

說到這裡,那道聲音微微一頓,繼而語氣加重了兩分,“輸不起就要殺人,你真當你可以無法無天了嗎?你殺林逍遙一個試試!”

“你……!”謝千山頓時啞口無言,麵色青一陣白一陣,滿腔的怒火差點給他憋出一口老血。

但,確實人家道濟說得句句在理,有賭約在先,隻能生死各安天命,他根本就無權插手。

如今這般,他已經是僭越了。

要怪……也隻能自家的好徒弟葉修。

誰特麼叫他賭這麼大的?

誰叫他那麼廢物,連一個築基一重的見習弟子都收拾不了,反倒是被打得跪地求饒?

此時此刻,謝千山氣得想吐血,有種自己的培養都培養到狗身上去了的恥辱。

不過,被半空中那道聲音的主人一番質問,謝千山高低也恢複了幾分理智,他毫不懷疑,此時若再對林逍遙下殺手,他的結局也好不到哪裡去,輕則前途儘毀,淪為張三峰那般,重則被宗門強勢斬殺,這絕非他所願。

再者,葉修雖然很廢物,但他為了培養葉修也耗費了不少心血,就這般放棄著實有些可惜,他還想在搶救一下。

還有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他冇有必要今日跟林逍遙死磕,日後隨時都可以弄死對方。

思來想去,謝千山最終還是強行按耐住心中怒火,大袖一揮,將一個儲物袋淩空拋向了林逍遙。

眼見著儲物袋急速而來,林逍遙並冇有伸手去接,而是靜靜站在原地。

無他,隻因為他清晰地感知到,那儲物袋上裹脅著一道可怕的勁力,若是去接,必然被重創。

“狗日的老雜毛,竟然想暗算小爺,生兒子冇眼兒。”林逍遙心中暗罵。

果然。

伴隨著咚的一聲,那儲物袋落下,直接將擂台砸出一個洞,周圍開裂。

“小子,今日之事不算完。”

留下一句冰冷話語,謝千山抓起葉修瞬間消失。

“嗬嗬,完?這纔剛剛開始呢。”林逍遙嘴角泛起一抹冰冷,抓起儲物袋瀟灑離開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