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2章 萬鈞之威加身又有何妨?

26

-

“拜見師尊!”

見來者是謝千山,台下數十名浩然峰弟子頓時滿臉激動和欣喜,紛紛跪地膜拜。

“見過謝師伯!”

“見過謝師叔!”

“……”

一眾看熱鬨的其他峰下弟子也紛紛行禮問好,同時也為林逍遙接下來的遭遇開始同情。

在神劍宗,謝千山可是出了名的霸道護犢子,睚眥必報,無論是什麼原因,一旦招惹到他,他都會想儘一切辦法弄倒對方。

“師尊,救我啊!林逍遙瘋了,殘害同門,更是要殺我……”葉修被鎮淵劍威懾,本來一臉惶恐,頭皮炸裂,差點當場嚇尿,但見到謝千山後,頓時嘴角上揚,露出一副陰狠笑容,得意非凡地看著林逍遙。

“就是啊,師尊,這林逍遙戾氣十足,殺心極重,有入魔趨勢,應送往執法堂,廢除修為,以作懲戒。”

聽聞葉修之言,一乾浩然峰弟子立刻響應附和,惡狠狠地盯著林逍遙。

“小小年紀便心懷恐怖殺念,遲早會墜入魔道,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惡魔煞星,我神劍宗絕不能任其成長,必須將這種苗頭扼殺。”

“師尊,葉修師兄可是你看好的弟子,他這般欺辱葉師兄,那便是屈辱我浩然峰,欺辱師尊你,完全不把師尊你的威嚴放在眼裡,這等忤逆宗門之輩,師尊萬不可心軟,必須嚴懲以儆效尤。”

浩然峰弟子越說越離譜,直接將林逍遙說成了大魔頭。

“聒噪!”

謝千山冷斥一聲,麵色難看無比。

他冇想到,自己親自培養的弟子,竟然會被一個築基一重的見習弟子撂倒,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當場跪地,狼狽如狗。

最關鍵的是,這個見習弟子,還是他看不上的廢物。

這豈不是在狠狠打他的臉嗎?

這讓他這個浩然峰首座,情何以堪,顏麵何存?

除此之外,他心中更多還是詫異和震驚,林逍遙這個築基一重的小子,居然能夠打跪即將築基五重的葉修,著實不簡單了些。

看來,當初自己有些看走眼了,這個林逍遙有點東西。

當他在浩然峰聽到弟子回稟此事的時候,饒是以他的定力和心境,也止不住心中掀起一道道波瀾,那一刻他就開始有些後悔了,若是那日便將林逍遙收歸座下,又豈會有今日這折損顏麵的一幕發生。

不過,現在為時未晚。

“林逍遙,把你手中的劍放下吧。”謝千山將目光落在林逍遙身上打量,同時捋了捋長長的鬍鬚,聲音不大卻帶著某種無上的威嚴,像極了某種宣判和法旨一般,“你的實力和天賦我已經看到了,你有資格做我謝千山的弟子了。”

“師尊,你,這……”

葉修整個人都傻眼了。

浩然峰眾弟子也是有些懵逼了。

“這怎麼不按劇情走呢?”

“謝首座不是應該當場拿下林逍遙,送往執法堂問罪嗎?”

台下,滿場愕然,眾人不敢置信,嘴巴大張,“謝首座居然要收林逍遙為弟子?這可是有史以來他第一次主動招收弟子啊?”

“少見多怪,林逍遙不惜賭上性命也要搞出這麼大動靜,其目的可不就是做給七峰首座看的嗎?如今謝首座降臨,更是直言可入浩然峰,成為其座下弟子,他的最終目的達到了。”

“嘖嘖,那可是浩然峰啊,外門七峰最強存在,林逍遙要一飛沖天了。”

想到這裡,台上一大片羨慕之色。

對於這一切,林逍遙不屑一顧,隻是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,更是冇有放下手中的鎮淵劍,淡漠道:“謝首座,謝謝你的認可,但我冇打算要做浩然峰的弟子。”

一語落下,宛若重磅炸彈開花。

整個現場瞬間炸開了鍋。

天啊?

他們聽到了什麼?

確定冇聽錯吧?!

謝千山是何等存在,那可是堂堂神劍宗外門七峰首座之一,更是最強一脈,不知道多少弟子擠破腦袋都想要拜師的人,此等人物的主動拋出的橄欖枝,結果卻被一個築基一重修為的見習弟子推開了。

要知道,這更是謝千山破天荒邀請外門弟子入門啊,結果卻被毫不客氣的拒絕。

這簡直就是小刀拉屁股,大開眼界!

“你說什麼?”謝千山微微一愣,旋即深邃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寒光,死死盯著林逍遙,強橫的氣勢轟然爆發,威壓淩空。

他萬萬冇想到,林逍遙竟然會拒絕他!

這是什麼,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用大耳刮子往他臉上招呼。

今日,他本已顏麵大損,怒火極大,但為了籠絡黑馬,他仍然忍住,更是稍微放低了姿態主動邀請林逍遙,給足了對方麵子,可結果對方卻視而不見,再一次讓他顏麵大失,這於他而言,已經是整個神劍宗最大的笑柄,不知道會被其他首座在背後笑成這麼樣子。

“我說,我不願意做浩然峰弟子。”

縱然威壓加身,壓得嘴角溢血,林逍遙仍是不卑不亢道。

好馬不吃回頭草,當日被一頓嘲諷鄙視,如今卻又以命令和高高在上的姿態來邀請,嗬嗬,正當他林逍遙是冇骨氣的孬種不成?

“好!有骨氣!”謝千山不怒反笑,但那笑聲卻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,在場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他那笑聲中的怒火,宛若一座沉寂多年的火山,隨時都有可能爆發。

“完了完了,林逍遙要倒大黴了,按照謝首座的脾性,今後林逍遙在神劍宗絕對冇好果子吃。”

“切,他這是無知,他以為自己是誰,謝首座的威嚴也敢觸犯?”

“等著吧,他很快便會後悔,隻不過後悔也晚了。”

台下眾人紛紛議論,都以為林逍遙徹底瘋了。

“放人!”謝千山一聲爆喝,宛若雷霆,震得整個擂台都在嗡嗡作響,恐怖的氣勢威壓猛然落下,壓得林逍遙渾身顫抖,更是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。

“不可能。人…我不會放,願賭服輸,他今日…必須死!”縱然萬鈞壓身,但林逍遙仍然咬牙穩住了身形,更是將鎮淵劍抵在葉修咽喉處,不殺這廝絕無可能。

“不!師尊救我……!!”感受著刺骨的冰寒,葉修嚇得亡魂皆冒,渾身顫抖如篩糠,一股腥臭液體從身下蔓延而出。

這一幕,讓台下眾人倒吸一口涼氣,無不瞠目結舌。

這是搞麼子?

這分明就是直接無視謝千山的威嚴,挑戰謝千山的底線啊!

嘶!

先是將葉修打得當場跪地,折去謝千山的麵子,繼而拒絕謝千山的主動邀請,讓其顏麵無存,此刻更是不放人慾要殺之,這是要當著眾人的麵將謝千山的臉踩在腳下狠狠摩擦嗎?

這膽子,大了去了!

“孽障!你、找、死。”謝千山一字一頓,聲若寒冰,渾身無風自動,元氣激盪,抬手便要一掌斃了林逍遙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