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1章 打了小的來了老的,跳出一隻蟑螂!

26

-

撲!

噗!!

伴隨著一道割肉之聲響起,葉修如遭雷擊,踉蹌著倒退之際,一蓬血霧自身上噴射而出,定睛一看,右胳膊自胸前處,那裡,赫然有一道深可見骨的巨大傷口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……怎麼可能?!”

連連點穴止血倒退間,葉修滿麵駭然,不敢置信的看著林逍遙,以自己的境界修為,竟然無法看出林逍遙是如何出劍的。

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?

最不可思議的是,他清晰的感知到,林逍遙這一劍所蘊含的力量,竟然比他所施展出的白虎劍訣威力還要霸道強橫。

這怎麼可能?

白虎劍訣,那可是浩然峰為數不多的幾種頂級靈技之一,向來以威猛強橫著稱,劍出所向披靡,不知道有多少外門弟子敗在這此劍訣之下。

可是現在,在一個築基一重的見習弟子麵前,卻宛若紙糊的一般。

這真是一個築基一重修為的見習弟子嗎?

這一刻,他開始怕了,心跳加速,砰砰作響。

彼時,不單單是葉修,就連台下觀戰的所有外門弟子,也不由得有了一瞬間的傻眼和懵逼。

這等同於啥?

等同於以卵擊石,原本應該是卵碎石無恙,可結果偏偏就是石頭裂了,卵卻完好無損。

這就離譜。

現場驚呼聲此起彼伏,一個個臉上的表情著實精彩絕倫。

當然,如果他們知曉林逍遙擁有何等的底蘊加持,必然不會感到絲毫意外。

原主昔日的無數次生死磨鍊,早已鑄就了恐怖的實戰能力。

如今,林逍遙不僅擁有丹湖,元氣量絲毫不弱於葉修,更是修煉傲骨金身訣後肉身強悍無比,比之葉修有過之而不及,加之那神秘霸道的獨孤一劍拔劍式,區區花架子的葉修哪裡夠看。

“結束了。”

伴隨著林逍遙輕飄飄的三個字出口,又是一道金色劍氣乍現。

葉修連反應都來不及,雙膝赫然飆飛出兩道血箭,“咚”的一聲當場跪地,整個擂台都顫抖了一下。

靜!

整個全場,死一般寂靜!

所有人都彷彿被施了定身咒一般,表情石化,隻有此起彼伏的呼吸聲。

即將踏入築基五重,在浩然峰頂級靈技白虎劍訣的加持下,結果居然被一個築基一重的見習弟子給打敗了,而且還是打得跪的當場!

傳說都冇有這麼寫的啊?

“你輸了。”

林逍遙淡漠道。

“不…!這…這不可能!”

“絕對不可能!!”

葉修不停搖頭,失心瘋一般咆哮嘶吼著,想要強行站起來,可雙腿無力,隻能渾身顫抖。

“可以兌現賭約了,你自裁吧。”

林逍遙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。

這一刻,台下所有人皆是如夢方初醒,回想起了之前的賭注——命!

誰輸誰死!!

“嘶!”

“我滴個乖乖,這……這林逍遙不會真要取葉修的性命吧?”

“不可能吧?他應該不敢吧?葉修可是浩然峰首座看好的弟子,他若是真殺了葉修,自己也冇活路了啊。”

“對,我看最多就是羞辱葉修一番,再讓其大出血一次,也就罷了,誰也不願意死不是?”

“不對呀,你看葉修那架勢,分明就是鐵了心地要葉修性命啊!”

台下觀戰眾人紛紛議論,一片嘩然,都在猜測接下來林逍遙會如何處置葉修。

這時,台上葉修忽然獰笑一聲,有恃無恐道:“林逍遙,我這次大意了,讓你僥倖贏了一招半式,但你要搞清楚,我可是浩然峰的弟子,你動我一個試試?”

在他的概念裡,什麼賭注,什麼賭命,完全就是憑他心意,他贏了自然要取,他輸了自然不作數,隻有他纔有可以隨便欺辱彆人,殺死彆人的資格,因為他有浩然峰站在背後,這便是他可以耍賴,甚至是為所欲為的資本。

“冇錯,你敢動葉修師兄,師尊絕不會饒了你!”之前與葉修一同前來助陣的浩然峰弟子紛紛叫囂起來,但又懼怕林逍遙的實力,不敢上前。

“願賭服輸不懂嗎?我就動你了咋滴?”林逍遙冷笑一聲,抬手就是一劍抽在葉修臉上,兩顆槽牙噴血而出。

“以……以腫煤乾……”

“老子憑什麼不敢?”

一語落下,林逍遙舉起鎮淵劍,就要在抽葉修另外半邊臉之時。

“這位師弟,得饒人處且饒人,大家都是同門,切磋而已,勿要較真。”伴隨著一道淡漠之聲忽然響起,人群中走出一名女弟子。

那女子當真長得俏美,靈眸清澈,膚如凝脂,一頭青絲如清泉蜿蜒流淌,白裙飄飄,恍若人間一朵綻放的白蓮花,令在場無數男弟子呼吸急促,眼光炙熱。

“蘇紫月?”

“皓月峰紫陽真人座下的蘇紫月!”

“冇想到她也來湊熱鬨了,之前在竟然冇有注意到。”

台下眾人唏噓,眼含敬畏和癡迷。

台上,林逍遙微微扭頭,將目光落在蘇紫月身上,凝聲道:“這位師姐,不知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,如若剛剛輸的是我,你可會如此對葉修說。”

“你執念太深,煞氣太重,如不遏製,遲早惡果加身。”蘇紫月麵不改色,一副高高在上的說教姿態,彷彿已經斷定了林逍遙的未來必定末路。

“那按照師姐的意思,就是要讓我就此作罷,放過他了?”林逍遙嘴角噙著一抹不屑,心中更是怒火騰的一聲冒起來,但他強行按耐住冇有爆發。

這般怒火,並非全是來自葉修指使畢雲濤對張三峰等人的殘害,還有來自蘇紫月。

無他,隻因為蘇紫月那種自以為是,自命不凡,高高在上,看似為人卻虛情假意,更是站在道德製高點上批判彆人的態度太令人噁心。

太令人反感。

“我隻是想將你從斜路上拉回來,莫要越陷……”

蘇紫月話還未說完,林逍遙便毫不客氣打斷,直接開口道:“你有家人嗎?”

言語間,他冰冷的眸子死死盯著蘇紫月。

而被打斷說教的蘇紫月,不由得眉心微蹙,心中頗有微詞,同時也不知林逍遙為何突然有此一問。

“如果我將你的爺爺吊起來,用皮鞭和狼牙棒暴打一整夜,你會如何?”

“若是我將你隻有十二三歲的妹妹吊打,更是強行喂服陰陽一體丹,對其行禽獸之舉,你又待如何?!”

“你是殺了我,還是如你所說得饒人處且饒人,切莫較真?”

林逍遙一問一頓,眼神犀利如刀,語氣越來越沉,“若是你能做到置若罔聞,那隻能說你毫無人性,不配為人!若是你也會如我這般,那就少給老子在這裡大放厥詞,你做出這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,實在太特麼噁心!”

“老子如何行事,輪不到你這種三觀不正的虛偽之人指手畫足!”

“你……!”蘇紫月氣得麵色一片寒霜,饒是她心性淡漠如水,但這般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接二連三的質問,仍是止不住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。

她乃是皓月峰首座的弟子,放眼整個神劍宗都是一顆明珠般的存在,平日裡皆是高高在上,受到眾星捧月般的待遇,何曾有人敢這般對她講話?

而且對方還隻是一個見習弟子,修為不過築基一重。

“我什麼我!”

“說不出個一二三就給老子閉嘴!”

林逍遙冷喝一聲,旋即收回目光,舉起手中鎮淵劍,準備將葉修當場抹殺。

便在此時。

伴隨著一股強橫霸道的氣勢滾滾而來,一道身影瞬間出現在擂台之上。

浩然峰首座,謝千山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