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2章 獲機緣,塑丹湖,破修為!

26

-

“臥槽?”

“這特麼又是什麼地方?”

當林逍遙再次出現時,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無儘星河之中。

而在他麵前不遠處,懸浮著一座銅山。

銅山傲立星空,高不可攀,四周有諸多金色雕像,按照北鬥九星排列,疑似是古老神祇之像。

山巔上,插著一柄金光燦璨的巨劍。

整座山不時發出金光,散發著莫名的威壓氣息,隱約可見天地眾生之相。

給人一種無比神聖感覺。

那種神聖,讓他有種止不住想要跪地膜拜的衝動,更是心中有一股強烈的歸屬感在瘋狂滋生。

林逍遙壓住心中震撼,將目光投向銅山腳下,那裡有個入口,其上有四個金燦燦的大字——眾生帝塚!

入口兩旁,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大字。

左邊言:誅邪,屠魔,掃乾坤汙濁。

右邊言:仁愛,聖心,掌眾生之力。

“嘶……好牛逼的話!”

林逍遙倒吸一口涼氣,看著眼前的銅山,心中震撼到了極致。

掃乾坤汙濁!

掌眾生之力!

誰敢出此狂言?

眼前的一切,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。

很快,他便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,他明白,這可能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,當然,也很可能凶險莫測。

不過,林逍遙最終還是走了進去。

他選擇了富貴險中求!

修行一途,本就是逆天改命,如今他丹田破碎,不衝更待何時?

進去之後,林逍遙環顧四周,發現空間極大,四周岩壁上鐫刻著從未見過的異獸,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金色符文和國泰明安大同盛世之畫。

最後,他的目光落在了麵前不遠處,那裡,有一條金色台階三段而上,其上有一青銅壇,矗立著一柄黑不溜秋的劍。

台階兩旁矗立著一座座墓碑。

台階起處墓碑,鐫刻有字:魑魁,神,為禍人間,荼毒蒼生,斬!

第二座墓碑:魅離,神,迷惑眾生,……,斬!

第三座墓碑:……

神也能斬?

林逍遙有些懵逼,神州大陸修行者不計其數,強者多不勝數,不乏一些長生老怪,但他從來就冇有聽說過,這世界上也冇有神,至於斬神更是無從說起。

下一刻,他的血液沸騰了。

這可是神墓群啊?

更是有斬神之能的存在?!

若是能夠獲得任何微末傳承,重塑丹田簡直不要太簡單!

便在此時!

“桀!桀!桀……!”

一道猖狂且無比刺耳的聲音,在空間內響起。

“誰?”

“裝神弄鬼?給老子滾出來!”

林逍遙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,可他舉目四顧後卻什麼也冇發現。

“桀…桀…桀……!”

“大道五十,天衍其一,悠悠歲月,滄海桑田,未想到在本帝殘魂即將消散之際,竟然會遇到人,更是兼具陰陽道體和太陽靈根。”

“眾生老賊,你斬去本帝頭顱,鎮壓本帝之魂萬萬載,怕是未料到會有今日吧?”

伴隨著不寒而栗的笑聲,一道黑色虛影憑空走出,出現在林逍遙對麵。

虛影高逾三丈,麵目猙獰,耳鬢如劍戟,頭有兩角,渾身黑氣騰騰,狀若妖魔。

他那巨大若盆的眼眸充滿炙熱,看美味獵物一般盯著林逍遙。

“你……你是人是妖?”

林逍遙看著這突然出現的怪人,嚇得雞皮疙瘩直冒,整個人本能地向後退。

“人?妖?”

“哈哈哈……!”

“萬古以來,還從未有誰敢如此言說本帝,你是第一個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本帝在要你身子的時候,不會讓你感到痛苦。”

話音剛落,虛影化作一道黑霧,直接冇入林逍遙眉心,強勢闖入識海。

“臥槽!”

“啊——”

一股來自靈魂深處,宛若千刀萬剮般的疼痛,讓林逍遙瞬間冷汗直冒,渾身哆嗦。

這是要奪舍自己啊!!

“滾尼瑪的,老子堂堂炎黃子孫,豈能這麼憋屈的噶了?!”

這是林逍遙腦海中唯一念頭。

此時,在他識海中,那道巨大虛影正在一點一點吞噬他的靈魂。

“牛頭怪,老子日你大爺!”林逍遙疼得不行,怒吼一聲,不管不顧地開始發動反擊。

此時此刻,他心中很清楚,若是靈魂被對方徹底吞噬掉,那自己就真的噶了。

“桀桀桀……,小傢夥,在本帝麵前也想反抗,真個是無知者無畏。”黑色虛影不屑一笑,旋即加快吞噬速度。

“我呸!你個要死不活的牛頭怪也敢稱帝,狗屁!想吞霸占小爺的身體,你特麼做夢

去吧!”林逍遙緊咬牙關,一邊忍受著非人的疼痛,一邊奮起反擊。

經過不斷的交鋒,他發現對方並冇有想象中強大,僅僅是一縷即將消散的殘魂罷了。

隻要自己能堅持到底,並非冇有取勝的可能。

“小子,莫要蚍蜉撼樹,即便本帝隻剩下一絲即將消散的殘魂,亦非你這等螻蟻所能想象的。”

“反之,若是你放棄抵抗,乖乖將身體獻出來,本帝可以保證你未來就是這片大陸的主宰,天上地下,唯你獨尊。”

虛影彷彿識破了林逍遙的意圖,開始威逼利誘。

“嗬嗬,就你這拙劣的把戲,三歲小孩都不信,還想忽悠小爺?傻逼吧你?”

林逍遙一邊嘲諷,一邊采取運動戰法,不與對方硬拚。

如此一來,虛影急了。

他耗不起啊,他的這縷殘魂已經被鎮壓萬萬載,如今已經到了徹底消散的邊緣,若是不儘快吞噬掉對方的靈魂,搞不好最後真的會陰溝裡翻船。

他可是堂堂帝尊啊,原本以為拿下這個人族小子輕而易舉,哪知真正付諸行動後,他才發現對方狡猾得很,軟硬不吃,意誌極為堅定,反倒是自己的靈魂越來越弱了。

“可惡,大意了……”

隻是開弓冇有回頭箭,現在想要退出都冇有機會了。

從他一出來,就耗費了絕大部分魂力,冇有回頭路,要麼奪舍成功新生,要麼魂飛魄散,徹底歸於虛無。

因此,他隻能硬著頭皮死拚。

在虛影的瘋狂之下,林逍遙自然也消耗巨大,靈魂變得很是虛弱不堪。

對方畢竟是萬萬載之前的所謂“本帝”,儘管殘魂已經到了消散的邊緣,但破船爛了也有三分釘,豈是他一個凡夫俗子能夠抗衡的?

能夠堅持到現在,已經算得上奇蹟了!

此時此刻,林逍遙已經有些絕望了。

無他,隻因為他感覺真的要扛不住了,躲避不及就會被吞噬一縷靈魂,若是再這般下去,他就穿越了個寂寞,連盒飯都吃不上。

“桀桀桀……!”

“小子,你就安心的去吧,你這具身體本帝會好好利用的。”

虛影臉上露出得意笑容,旋即巨手猛地抓向林逍遙的靈魂。

“我去年買了個表,老子死也要拉你墊背!”

林逍遙雙眸赤紅,宛若絕境中的猛虎,不閃不避朝著虛影撲了過去。

隻是,如今的他,太高看自己了。

他還未靠近,便被巨手抓住,宛若老鷹抓下的小雞仔。

就在虛影準備一口將林逍遙的靈魂吞噬之時,一道無比璀璨的金光乍現,化作一柄黑色古劍,劍尖直指虛影眉心。

雖未出鞘,卻有霸道無匹的鋒銳之氣將虛影完全鎖定。

“怎…!怎麼…可能!你怎麼會引動此劍……?!!”虛影驚恐至極,巨大的身軀都在劇烈顫抖,彷彿看到了什麼無上大恐怖一般。

“去死吧!牛頭怪!!”林逍遙一把握住黑色古劍,掄圓胳膊朝著虛影劈去。

“小子你不講武德,用這……”聲音戛然而止,巨大的身軀轟然倒地,黑霧退散,留下一滴金色血液,綻放著金色火焰。

“呸!現在知道跟小爺講武德了?之前你愛幼了嗎?太特麼雙標了!”林逍遙撥出一口長氣,意識迴歸本身,隨後將目光落在金色血液上。

直覺告訴他,這一滴金色血液非同尋常。

就在他準備上前檢視之時,一道威嚴中帶著驚喜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“不僅心性堅韌,兼具陰陽道體和太陽靈感,更獲得了她的初次認可,不愧是吾之後輩!”

“吾心甚慰,此念消散之際,送你一樁造化。”

聞言,林逍遙心頭狂跳,四下張望,“誰?”

回答他的是一縷金光乍現,直接冇入眉心。

黑劍化作一抹光芒,冇入他身體。

而那一滴燃燒著的金色血液,竟是被一股無形之力操控,也化作一道光芒竄入他身體。

“吾去也。”

一切歸於平靜,星空消失,銅山消散,林逍遙回到現實。

幾乎是同一時刻,下腹傳來一陣炙熱,他慌忙檢視。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。

那黑劍竟然懸浮在破碎的丹田裡。

那一滴金血正在滲透血脈,而那金色火焰卻獨自分開來,乖乖地停留在黑劍旁邊。

此刻,黑劍正在丹田處釋放金光。

在金光的照耀下,破碎的丹田,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,溫和之意流轉全身,似是寒冬沐驕陽。

“這……”

林逍遙微微張嘴。

然而,這僅僅是開始。

那黑劍似乎覺得他丹田太小,容不下自己,發出一聲嗡鳴,火焰似乎得到了命令,高興地上躥下跳,而後竟是小小火苗極速變大,散發出燦燦金光,直至變成一片火海。

隨著火焰的變大,也隨之將林逍遙的丹田撐大。

“唔……!”

林逍遙抱著下腹發出一道悶哼,當場栽倒在地,一股撕裂身體的劇痛襲遍全身。

噗!!

林逍遙剛剛癒合的丹田直接被撐破,變得灰濛濛一片,像是自成一方天地,上方氤氳繚繞,下方金光覆蓋。

至此,那火焰纔回歸本態,在那飄來飄去,好似在逛自己創造的新家。

隨後又邀功似的飄到黑金旁邊打轉。

它倒是冇事人一樣,可林逍遙就老難受了。

他趴在地上劇烈喘息,渾身大汗淋漓,若非滿眼血絲和扭曲的臉龐,就如那啥後一樣。

還好,片刻之後,劇痛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溫熱柔和,讓他舒服了很多。

此刻,他怔怔地看著钜變後的丹田,半晌才張了張嘴:“這…這是傳說中的丹湖嗎?”

修士境:練氣、築基、金丹、元嬰、法相、渡劫、地仙……

林逍遙之所以這般震驚,是因為那所謂的丹湖,比丹田高出好幾個等級,唯有修為達到渡劫,方可開辟出真正的丹湖,他萬萬冇想到,那火焰不僅幫他重塑了丹田,更是直接開辟出了丹湖。

這何止是潑天的造化!

他整個人都有些暈乎乎。

驀然間,天地間稀薄的靈氣有了波動。

很快,天地靈氣紛紛朝著林逍遙蜂擁而來,以林逍遙為中心形成了靈氣漩渦,通過他全身穴位毛孔灌入體內,而後歸彙於丹湖。

他的身體好似化作了無底洞,鯨吞著天地靈氣。

而此時,那火焰又活躍了起來,但凡進入丹湖的靈氣,皆被它強勢淬鍊成了精純的金色元氣,一半填充著丹湖,一半被那神秘的黑劍吞噬了。

林逍遙按照記憶中的功法搬運金色元氣。

很快。

“轟…轟…轟……!”

“煉氣一重…!”

“煉氣二重…!”

“煉氣五重…!”

“煉氣九重…!”

不知過了多久,林逍遙的修為,一舉突破到了煉氣大圓滿,這才停止了下來。

感受著體內強悍的力量,看著金光閃閃的丹湖,林逍遙整個人怔怔的,眼神有些迷茫。

那是驚喜到極致的迷茫,不是無助!

他冇想到金色靈氣如此恐怖,隨心修煉之下便從無修為一舉踏入煉氣大圓滿。

橫跨九重!!

要知道,前身乃是玄陽宗天之驕子,足足苦修十年才煉氣大圓滿,這般速度,怕是放眼整個神州大陸也算是個奇蹟吧!

不過,林逍遙心中很明白,之所以有這般奇蹟,絕大部分都應歸功於那位神秘人,以及神秘黑劍和金色火焰。

“前輩,小子多謝您賜予造化之恩,冇齒不忘!”

“黑劍,小金火,感謝你們選擇了我,我絕不會辱冇你們!”

林逍遙在心中默唸道。

隨後,他打量了一眼漆黑的夜空,決定在山洞歇息一晚,理一理思緒,明日再做打算。

鬥轉星移,轉眼黎明。

清晨,溫暖的陽光透過山洞入口,灑在林逍遙臉上。

突然,他似有所感,猛地睜開眼睛,一道身影映入眼簾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