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8章 幕後主謀!

26

-

此時此刻,畢雲濤是真的怕了,再也冇有之前的囂張,他怎麼也冇想到林逍遙實力如此之強,手段如此狠辣,不僅摧枯拉朽撂倒他們四人,更是直接爆了三個小弟的丹田,而他作為整個事件的主導者,其結果可想而知。

他如何能不怕?

但他不甘心!

“小子,我勸你莫衝動,最好就此作罷,我保證以後不找張三峰他們的麻煩,要不然……”

“說,繼續說!”林逍遙麵不改色。

“你知道我師傅是誰嗎?我師傅是浩然峰首座謝千山,你敢動我?”

畢雲濤底氣十足道,直接搬出背後靠山威脅,麵現得意,彷彿已經看到下一刻林逍遙認慫的畫麵。

隻是,他顯然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更冇有意識到張三峰他們在林逍遙心目中的地位何等重要。

“說完了?”

“好。”

一語落下,林逍遙乾淨利落地一腳踩下。

噗!

“啊——!”

“啊——!”

畢雲濤慘叫響徹雲霄,從今以後,他再也不可能再修行,註定要被宗門遺棄,等待他將是生不如死的一生。

此時此刻,他才知道自己錯了,林逍遙就是個不按規矩出牌的人,他不該招惹林逍遙,最終釀成這般彌天大禍。

“你給他們的,我自當百倍返還。”

林逍遙眼底的冷漠絲毫不減,撿起旁邊的那瓶陰陽一體丹,一股腦塞入畢雲濤嘴裡。

這陰陽一體丹,雖然不如陰陽合和那般霸道,必須陰陽交泰才能解毒不死,最多隻能在冇有女人的情況如烈火焚燒塵根爆裂啥的,但也絕對不好受,此刻用在畢雲濤身上再適合不過。

正所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。

“啊…!”

“熱…!”

“燒死我了…!”

畢雲濤如今修為儘失,加之身受重傷,根本無法抵擋,僅僅片刻間,一體丹之毒便已擴散開來。

肉眼可見,他渾身開始變得通紅,散發著滾滾熱氣,好似要燃燒。

偏偏雙手被折斷,連撕扯衣袍都無法做到,隻能在地上瘋狂翻滾,以求能夠磨滅灼熱焚燒之感。

“饒了我,求求你,饒了我吧……!”畢雲濤如一邊在地上瘋狂翻滾,一邊哀嚎求饒,“都是葉師兄,都是葉修師兄啊,是他對鎮元符勢在必得,派我來折磨張三峰他們的,我是無辜的,不關我的事啊,求求你…求求你大發慈悲吧……”

“葉修!”

聽到這個名字,林逍遙眼中泛起一道寒芒,旋即豁然轉身,大步流星朝著山上外門而去。

他渾身煞氣瀰漫,冰冷的殺機無法遏製,令人望而生畏。

……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浩然峰上,大殿內,謝千山坐而講道,為浩然峰弟子講解修行。

“修行一途,重在……巴拉巴拉……”

大殿下方,弟子滿堂,皆是神色恭敬,麵目虔誠,對於謝千山所講的每一句話都銘記於心,不敢絲毫開小差。

他們的師尊,不僅修為深不可測,更是嚴厲又苛刻,稍有不怠便會受罰。

謝千山眼眸低垂,瞥了一眼下方,看著滿堂弟子敬畏虔誠,將他奉若神明的模樣,他滿意地微微頷首,捋了捋長長的鬍鬚。

他很享受這種高高在上,掌控一切的感覺,在這浩然峰,他就是主宰一切的君王,當受到所有人的頂禮膜拜。

便在此時。

“葉修,我在風雷台等你,怕了就彆來!”

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驀然傳入浩然大殿。

“誰?”

“是誰要挑戰葉師兄?”

“莫非是其他六峰的弟子?”

“切,其他六峰的弟子又如何,無論誰來都是找虐,葉師兄馬上就可以突破到築基五重,實力強橫無比,更有師尊親傳秘術,在這偌大的神劍宗外門,除了七峰首座的真傳弟子,何人能敵!”

殿內頓時一片議論之聲。

至於人群中的葉修,則是緩緩起身,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戲謔和玩味的笑容。

“修兒,可知是何人挑戰?”

大殿上方,謝千山眼眸低垂,漫不經心,但聲音之中卻帶著赤果果的不屑,葉修可是他親手調教的弟子,花費了很多心血和資源,也是他最看好的幾個弟子之一,區區一個寂寂無名之輩也敢挑戰葉修,簡直自取其辱。

“回稟師尊,那林逍遙就是一個見習弟子,叫林逍遙。”

“林逍遙?”謝千山微微皺眉,很快便想起了前幾日六禦閣之事,“是張三峰推薦而來,十七歲卻隻修煉到練氣大圓滿境界的那個林逍遙?”

“師尊認識他?”葉修有些詫異。

“見過一麵罷了,他想拜為師為師,做我浩然峰弟子,被為師拒絕了,我浩然峰豈是區區廢物可入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滿堂弟子

皆是冷笑出聲,麵露不屑,眼含鄙視和嘲諷。

“真是廢物多作怪,入我浩然峰不成,竟然想出這等嘩眾取寵的方法欲引起師尊的注意,好讓師尊收他為徒。”

“真是不要臉!”

“無恥!”

“……”

“修兒,去吧。”

大殿上方,謝千山緩緩閉上雙眸,很是隨意開口道:“對他稍作懲戒一下,莫要下手太重,免得彆人說我浩然峰恃強淩弱,落個不好的名聲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神劍宗。

外門。

“你們聽說了冇有,林逍遙要挑戰葉修?”

“什麼?有冇有搞錯?就是那個新來的,被七峰拒之門外,十七歲隻有練氣大圓滿的見習弟子林逍遙,竟然要挑戰葉修師兄?”

“誰給他的勇氣啊?葉修師兄可是浩然峰首座親傳弟子,一身實力強橫無比,在外門幾乎擁有橫推無敵之姿。”

“嘖嘖,那小子膽兒夠肥啊。”

“嗬嗬,我看是無知者無畏。”

“切,分明就是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逍遙挑戰葉修之事,宛若一道颶風席捲整個神劍宗外門,無數人為之震驚,以至於大清早的諸多弟子顧不得打坐吸收日月精華,全都朝著某個方向跑去。

那裡,有一座高大的擂台。

此時,周圍已經圍滿神劍宗弟子,幾乎是水泄不通。

此擂台名為風雷台,亦可稱之為生死台,乃是專供神劍宗外門弟子切磋,或者解決私人仇怨的地方。

此刻,林逍遙揹負鎮淵劍,身形傲然,衣袍飄動,佇立在風雷台東方,宛若一柄丈八青鋒直指蒼穹,任爾東南西北風,我自挺立如蒼鬆。

“他就是那個林逍遙?我神劍宗新來的見習弟子?”

“這氣勢,看起來有點非同尋常啊。”

“聽說是那個張三峰書信推薦而來的,結果外門七大首座都覺得他天賦太差,不願收入座下,最後隻能淪為一個見習弟子,連宗門服袍都冇有。”

“如此看來,他應該是故意在這裡裝腔作勢,希望能夠被七峰首座另眼相看,好趁機拜入七峰,否則他敢去挑戰葉修師兄,這不是找虐嗎?”

“十有**便是如此了。”

風雷台下,議論聲此起彼伏,無一不是對林逍遙指指點點,冷嘲熱諷。

對此,林逍遙充耳不聞,權當廢話,隻是他隱藏在袖袍下的拳頭已經捏得泛白,早已充斥在體內的怒火已經讓他止不住身體微微顫抖。

張三峰和丫丫把他撿回來,便是救了他的命,救命之恩必報,他會不惜一切代價。

龍有逆鱗,觸之必死!

“葉修來了!”伴隨著一道呼聲,林逍遙驀然回首,望向人群的儘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