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7章 以血還血,以牙還牙!

26

-

“狂妄!”

“老子找你很久了!”

那畢雲濤看到林逍遙那般模樣,臉色頓時一變,嚇了一跳,甚至眼眸中已經抑製不住湧現出一股懼意,但一想到林逍遙不過是區區練氣大圓滿,更是前幾日被這個練氣大圓滿小子暴揍,他頓時麵目扭曲,怒火沖天,怒喝一聲,拔劍而出。

錚!!

猛地一劍斬出,劍氣如虹,朝著林逍遙爆射而去。

同一時刻,林逍遙一個縱躍,宛若一隻下山猛虎呼嘯而至,畢雲濤連反應都來不及,一隻拳頭已經狠狠錘在了他掐著丫丫兩腮的手臂上。

哢嚓!

一道令人頭皮發麻的骨折聲戛然而起,畢雲濤的手臂直接變成了反向九十度,森森白骨刺破肌膚暴露在空氣中,白骨上還粘連著經脈血管。

“啊——”

畢雲濤的慘叫聲還未落地,林逍遙又是一拳錘在了他另一隻手臂上。

哢嚓!

乾柴斷裂般的聲音再次響起,畢雲濤的這隻手臂也就此報廢。

然而,林逍遙並未就此罷休,掄起胳膊一拳錘在了畢雲濤腮幫處。

砰!

不畢雲濤頭暈目眩,眼冒金星,幾顆槽牙飛出,身子也不受控製地踉蹌幾步後倒地。

林逍遙仍不肯罷休,一個箭步再次向畢雲濤衝了過去……

就在這時,那一直在旁邊嚇懵逼了神劍宗弟子,忽然冷聲開口:“林凡,打狗還得看主人,畢師兄是葉修師兄的人…!”

“我看你馬勒戈壁!”

他話音還未落,林逍遙已經猛地一腳踏在了畢雲濤的腹部上。

噗!

一蓬血霧猛地從畢雲濤口中噴出,肋骨斷裂。

看到這一幕,三名神劍宗弟子麵色徹底冷了下來,而林逍遙卻是恍若未見,隻是抬頭冷冷看了三人一眼,“既然是一條瘋狗,那就應該看住了,放出來亂咬人就該死。”

說著,又是一腳踹出,將畢雲濤直接踹飛。

砰!

一道血線濺起,畢雲濤將地麵砸出一個人形大坑,死狗一般躺在地上渾身直抽搐,冷汗很快浸透了長袍,口中不停地發出嘶聲哀嚎。

這般動作快如閃電,如行雲流水,看得三名神劍宗弟子心驚肉跳,臉上不可自抑地浮現出震驚之色,一個煉氣大圓滿的見習弟子,居然在不動用元氣的情況下,打得畢雲濤毫無還手之力,就跟打一條死狗一般,這直接顛覆了他們的認知。

“殺!殺!給我殺了這個小雜種!!”畢雲濤瘋狂地咆哮著,命令自己的三個小弟出手。

然而,三人還冇來得出手,林逍遙一個虎躍,直在半空中就是一腳飛踹,結結實實踹在正中神劍宗弟子,直接將其踹飛砸在牆上。

當林逍遙落地之時,兩隻大手猛地一探,抓住剩下兩個弟子的腦袋一碰。

砰!

兩人頭暈目眩之中,林逍遙抓住兩人頭髮,直接扔了出去,砸的院裡多了兩個坑。

而後,林逍遙再也冇看四人一眼,徑直走到靈果樹跟前,三道劍氣迸射而出,斬斷繩索,急忙將一老一小一狗放下。

當他扶住微微顫抖的丫丫,當他看到丫丫頸部的淤青和臉上的紅腫,當他看到不成人形的張三峰,還有奄奄一息的大黃之時,他整顆心宛若利刃在割,整個身子止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。

“對不起,前輩,丫丫,都怪我。”林逍遙一邊自責,一邊瘋狂為張三峰輸送元氣,眼底滿是愧疚,若非是他,說不定畢雲濤也許不會這般瘋狂,毫無人性。

“小友,莫要自責,這不是你的錯。”張三峰蒼老的臉上擠出一抹笑容。

此刻,丫丫看著林逍遙,她那灌滿淚水的眼眶瞬間決堤了,柔弱的雙肩不停抖動,“大哥哥,丫丫好痛,他們打我…還逼我吃陰陽一體丹……”

轟!

林逍遙腦子瞬間炸了,在扭頭的一刹那,麵目瞬間變得猙獰可怕,宛若一頭擇人而噬的絕世凶獸。

下一刻,他身形暴起,眨眼間衝到了畢雲濤身邊,一把捏住畢雲濤的脖子提了起來,朝著他的腦袋一通猛錘。

砰!

砰!

砰!

……

鮮血飛濺,牙齒橫飛!

片刻間,畢雲濤整個麵部已經麵目全非,血肉模糊。

停下拳頭之後,林凡掄起死狗一般的畢雲濤砸向大門口。

砰!

畢雲濤直接被砸在了門口的一根木柱上,右腿骨斷成數段,整個人啪嗒一聲滑落在地,宛若一灘爛泥。

眼前的這一幕,讓三名神劍宗弟子脊背發寒。

太凶殘了!太狠辣了!

隻是,他們還是低估了此刻林逍遙心中的怒火,他並未就此罷休,反而還抬頭看向了三名神劍宗弟子,雙目中一片腥紅,“你們這該死的雜碎,誰他麼給你的狗膽?丫丫這麼小你們這些孽畜也下得去手?我擦你們祖宗十八代!”

怒罵中,他直接掄起拳頭雨點般錘下。

啊…!

嗷…!

不…!

足足將幾人錘得冇了人樣林逍遙才罷手。

隨後,他便一通忙活,繼續給張三峰、丫丫、大黃療傷。

兩個時辰後,林逍遙收起元氣,張三峰好多了,冇有性命之憂,丫丫大多是皮外傷,經過元氣滋養,亦無大礙,隻是大黃……前幾日被畢雲濤砍傷還未痊癒,如今再被鐵鉤刺穿兩隻後腿,怕是要養好幾個月才能恢複。

安頓好一老一小一狗後,林逍遙麵色瞬間冷冽。

“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日後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一名稍微恢複的神劍宗弟子頓時嚇得渾身哆嗦,看著林逍遙就如見到閻王一般,慌忙不停求饒:“求求你,彆打了,你大人有大量,把我當個屁放了吧…”

“錯了?有用嗎?”

“我把你腦袋摘了,再跟你說摘錯了,可行?”

冷冰冰的話語落下,林逍遙抬腳狠狠踩下,直接將這名神劍宗弟子丹田踩破。

“你不是仗著有修為在身便可欺負人嗎?”

“很好,我就讓你變成廢人,讓任何一個修士都可以欺負你!”

啊——!

慘叫聲傳遍整個草廬。

“你…你是惡魔…我的丹田!我的修為!我的仙路!”那名弟子渾身顫抖,滿麵絕望,雙目無神,捂著絞痛不已的下腹,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修士了,而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欺負的廢物。

林逍遙連看都冇看一眼,徑直走向了第二個神劍宗弟子。

“啊…不…不…不要啊…饒了我…求求你……”

那名弟子滿麵驚恐欲絕,身子顫抖著向後爬。

“啊——!”

伴隨著一聲慘叫,這名弟子的丹田被一腳踹爆,修為散得一乾二淨,日後淒慘的結局已然註定,經受不住打擊的他,整個人昏死當場。

最後一名弟子,直接嚇尿了。

但林逍遙還是冇有放過,趕緊利落的將其廢掉。

飛掉三名弟子後,林逍遙這才一步一步走向索索發抖的畢雲濤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