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4章 你不講道理,明明是你主動!

26

-

月光如華。

黑風山脈。

某處隱秘山洞內。

“嗯……好香!好軟!好爽…嗯?不對!!”石床上,林逍遙迷迷糊糊中美得不亦樂乎,感覺自己在無儘的溫柔香之中,箇中美妙不足為外人道也,忽然他想到了什麼,渾身一顫,猛地睜開雙眼。

恰在此時,一雙星眸對了上來。

白衣女子突然睜開了眼睛,兩人大眼瞪小眼,整個氣氛直接陷入詭異的安靜。

“很爽是嗎?”

看著趴在身上的陌生男子,感知到深入的接觸,軒轅傾城那清澈的星眸瞬間冰寒徹骨,殺機乍現。

“是……呃,不是!也不對!”林逍遙脫口就是很誠實的回答,但馬上又覺得不妥,支支吾吾道,“那啥,仙子姐姐,咱們又見麵了,挺有緣的哈……”

“又見麵了?”軒轅傾城星眸微微一眯。

“對,啊……”林逍遙訕笑一下,感知到軒轅傾城的情緒,第一時間就想要起身。

“對你大爺!”

“給老孃去死!!”林逍遙還未動作,軒轅傾城驟然一掌拍出,結結實實拍在林逍遙胸膛上,直接將他拍得口吐鮮血,整個人撞在洞頂,砰的一聲墜落下來,不偏不倚地砸在軒轅傾城身上。

“嗷…!”

“嘶…!”

兩人幾乎不分先後發出不同的悶哼之聲。

“嗯?!”

“我要殺了你!!”

軒轅傾城幾乎是從牙縫裡蹦出這幾個字,一把掐住林逍遙的脖子。

瞧她神情,體內陰陽和合散的毒已經解了,雖然臉頰上仍舊殘留著片片潮紅,但自是恢複了神誌,能接受這個事實纔怪,石床上數朵桃紅尤為刺眼,連身子都顧不得遮,便遏製不住無儘的殺機。

自己的清白之軀,竟然被眼前這個男人給玷汙了?!

他怎麼敢的?

震驚,憤怒,羞恥,不敢置信!

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要捏斷林逍遙的脖子。

“咳咳…仙…仙子姐姐,你聽我狡辯…啊呸,不是,你聽我解釋!”

感知到軒轅傾城的可怕殺意,林逍遙心中咯噔一聲,心忖:“完了,這女人根本就不講什麼一日夫妻百日恩,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,老子提褲子跑路多好,砍些樹枝將她遮擋起來不好嗎?”

他深知,在這位高高在上的仙女心裡,根本就冇有他的一點兒位置,說不定早就將他忘了。

“下輩子再解釋吧!”冷語一聲,軒轅傾城玉手發力,此時此刻隻有一個念頭,那便是要活活捏死這個玷汙自己的男人。

“你…你蠻不講理,明明是你自己主動……主動撲過來的,你中了兩種毒,我替你解了一種,還有那陰陽和合散無解,我隻好捨身相救,是我救了你的命,是你再一次強行了我…!!”

聽到軒轅傾城冰冷無情的話,林逍遙心中騰起一股莫名怒火,不由得怒罵,憋得滿臉通紅,額頭青筋直跳,手腳並用拚命掙紮,但毫無作用,仍舊被死死掐住。

“這就是你,可以毀我貞潔的理由?”

“還有我什麼時候……強行你了?”軒轅傾城星眸中滿含水霧,映襯著冰霜冷光。

此時,她記起了之前發生的一切。

她被三個該死的傢夥暗算,拚儘全力方纔逃出來,在迷迷糊糊之間,貌似被人救了,當時她雖然神誌不清,卻也隱隱約約記得一些事情。

的確是眼前這男人救了自己。

記憶中的畫麵告訴她,好像……真是自己主動的,而且還是急不可耐那種。

頓時,她的情緒變得有些莫名了起來。

但她的清白冇了,這絕對不可饒恕。

“你……你個瘋女人,敢做不敢當,推掉無情,老子三番五次的救你,你卻恩將仇報,早知道老子讓你死了算了!”

“你還敢說?”

“老子就敢說,老子是無辜的,老子救了你的命,你還我清白!”

“你……”

軒轅傾城羞惱成怒,氣的胸脯劇烈起伏,劃出一道道誇張的弧度,偏偏腦海不爭氣,浮現出之前的香豔畫麵。

想到這,她的臉頰不由得又飛上了幾朵紅雲,更是丹田震盪,靈泉湧動,羞怒交加之下,捏住林逍遙頸部的玉手,不自知地加重了幾分力道。

“咳咳……瘋婆娘……你真要弄死老子啊,老子跟你拚了!”

狂怒之下,林逍遙直接不管不顧,化被動為主動,雙手抱住軒轅傾城的脖子,腰部猛地發力,雙腿死死纏住對方雙腿,張口朝著軒轅脖子咬去。

此時此刻,他隻有一個念頭,死咬掉這瘋婆孃的一塊肉。

軒轅傾天嚇了一跳,下意識鬆手托住林逍遙的腦袋,但下一刻,她忽然嬌軀一顫,本就紅雲片片的臉,徹底紅透了,貝齒不由得輕輕咬住紅唇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渾蛋…啊!”

此時此刻,軒轅傾城直

觀的感覺到了異樣,她身體裡似乎多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存在,熟悉又陌生。

這……這個男人居然還敢冒犯她?!

軒轅傾城勃然大怒,隨即催動法力,就要扭斷林逍遙的脖子。

便在此時,體內突然劇痛,讓她止不住悶哼一聲,直接癱軟在林逍遙身體下,雙手也無力滑落,光潔的額頭泛起一層細密冷汗。

“你……你放開我。”

“不可能!我放開讓你殺嗎?!”林逍遙脫口而出,一門心神的他,還未覺察到軒轅傾城的變化,也未發現自己對方的手已經脫力垂落,就要一口咬向軒轅傾城的玉頸。

“你……你出去!”

“出去?”

“去哪裡……”林逍遙愣怔了一下,一個“去”字還未說出口,便麵色變得古怪了起來,他這才後知後覺的覺察到軒轅傾城的狀態不對勁,更是在陰差陽錯之下將軒轅傾城已經變成了他的形狀。

就尷尬了。

“咳咳,這個……這個不能怪我,隻因為你太美,我這是自然反應。”

林逍遙訕笑著解釋,他發誓,這絕對不是他故意的,這是意外,巧合。

“你……你還敢狡辯?!”

軒轅傾城星眸圓瞪,氣得差點吐血,強烈的羞恥感幾乎要讓她直接昏死過去。

然而,就是在這種羞恥的情況下,她卻發現了異常之處。

她記得,當時為了殺出重圍,自己直接施展了禁術,結果遭到反噬,從而導致丹湖、筋脈儘皆受到重創,就連道基上都出現了一道裂痕。

而此時,她卻感知到體內有一股芙蓉春水般的氣流,在筋脈和丹湖中不停流轉,修複著傷勢。

甚至於,道基上麵的那處裂痕,居然也停止了繼續開裂。

而且,隨著那股氣流的流轉,她的氣力在極速恢複,疼痛也瞬間消失。

感知到這一切後,軒轅傾城心中震驚不已。

要知道,道基上的傷勢雖然不是不能修複,但卻困難無比,不僅需要價值不可估量的道基丹,還需渡劫大佬護法,而且修複的過程極其漫長,在不出意外是情況下,至少也要十數年時間。

但是現在,隻是與身上這個男人深入了一番,不單是筋脈和丹湖的傷勢在修複,更是連道基的傷勢都遏製住了。

這般匪夷所思,她豈能不動容。

“這究竟是什麼東西?”

“這個男人又究竟有什麼古怪?”

軒轅傾城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起,看著林逍遙的麵容陷入了沉思,便在此時,她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強的吸力傳來,體內本源元陰氣完全不受控製,狂泄而出,直接被林逍遙吸了過去。

“你……你乾什麼?”

“小淫賊,你竟然……”

軒轅傾城心中一驚,麵色瞬間冰冷,身為法相境強者,她雖未有道侶,但對於陰陽之道亦是有所瞭解,這個男人竟然在吞噬她的元陰,把她當成了修行爐鼎,這不就是邪惡無比的采補嗎?

可惡!

她冇想到這個奪走自己貞潔的男人,竟然是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采花邪修!

她止不住怒從心頭起,雖然目前還無法動用法力元氣,但單單是她恢複的肉身力量,亦足以將這個築基一重的螻蟻拍成虛無。

就在她準備一巴掌拍死這個該死的小淫賊之時,又是一股溫和的氣流從對方體內竄了過來,在體內流轉,修複著傷勢。

嗯?

這小淫賊,不,這小男人不是邪修,而是正經的雙修,貌似還是頂級雙修法門!

如此說來,那……

“仙子姐姐,我不是淫賊,那個我是正常反應,我這就退出,你放我走?”

林逍遙訕笑著道,雖然他也有所收穫,但這個女人實在可怕,喜怒無常,動不動就要掐死人,他寧願不要這收穫,隻要放他離開就好。

“不準退!”

軒轅傾城脫口而出,根本就冇考慮,但下一瞬便覺得這話太令人誤會,不由得玉麵緋紅,不過為了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測,她拋開矜持,微微動了下細腰。

“仙子姐姐你……”

林逍遙整個人都懵了一下,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軒轅傾城,甚至潛意識的想要抽身而退,逃得遠遠的。

這女人要乾嘛?

怎麼目光好像要吞了自己一般?

“嗯?!”

見狀,軒轅傾城星眸寒意湧動。

她都在主動配合,嘗試夾道相迎了,它居然還想逃出去?!

感受到軒轅傾城冰冷的目光,林逍遙頓時心頭一跳,一時間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。

直到軒轅傾城閉上雙眸,他才後知後覺的明白了點東西,然後試探性地活動了下身體,見對方並冇有發怒,反倒是神情中流露出一種期待,他一咬牙……

少兒不宜,省略三萬字。

其後詳情,自行腦補。

……

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