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1章 不可描述的夢!

26

-

林逍遙做了一個不可描述的夢。

夢裡,一個美得不像話的冰山女子,粗魯地撕碎他的衣服,霸道地堵住他的嘴,瘋狂地將他騎在身下,肆意妄為。

由於感覺太過真實,冰火兩重,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。

身上女子旋即悶哼一聲,像個女王般掐住他的脖子:“這就不行了?廢物!”

聽到這句話,林逍遙瞬間怒了。

男人,豈能不行?

這可是他的夢,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敢如此羞辱他?

林逍遙一把拍開女人的手,同時攥住碩果狠狠一捏,毫不客氣懟道:“小趴菜!誰給你底氣在爸爸麵前囂張的?”

同一時刻,他腰部發力,一個翻身將女人壓在身下。

女人有些詫異,冰寒且嫵媚的眸子微微一眯:“你找死?”

林逍遙冷笑一聲,直接摁住女人纖纖玉臂:“找死?嗬嗬,老子隻會讓你欲仙欲死!”

女人掙脫雙手,星眸一冷,眼底殺機乍現,抬手就要一巴掌扇過來。

林逍遙絲毫不慣著,一把抓住她的手死死摁在床上,嘴角微微上揚:“女人,這種時候…乖一點!”

他活動了一下身子,女人頓時止不住抖了一下,眼神愈加冰冷,再次將他壓在身下為所欲為。

這種挑釁,身為一個男人豈能忍?

林逍遙數次翻身想要將女人壓在身下,可對方力氣大得出奇,累得氣喘籲籲都未能成功。

他在夢裡很憋屈,他堂堂七尺男子漢,豈能讓一個陌生女人在他的夢中欺負自己?

這可是他的地盤!

當然,如果夢裡的女人乖一點,這種夢多做幾次也是可以有的。

而後,他本就疲憊的身體徹底罷工,腦子也迷迷糊糊的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林逍遙突然感覺很冷,尤其是腦袋位置,好似被一柄兵鋒指著。

他渾身一個激靈,騰地一下便坐了起來。

“你是誰?”

“給你一個辯解的機會,誰派你來的?是不是跟他們一夥的?”

一道清脆冷冽之聲響起。

“誰?”

陌生的聲音嚇了林逍遙一跳,睜大眼睛看了過去。

然後……

冇有然後,他整個人都愣怔在那裡,彷彿被雷擊了一般。

視野中,一名古裝女子盤坐在青石上,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氣勢。

她雖然長得人間絕色,可那雙鳳眸卻冰冷如刀,令人不敢直視。

精緻如精雕細琢而成的五官,凝脂寒玉般的肌膚,加之天山雪蓮的氣質,一襲不染纖塵的素白,形成了強烈的視覺衝擊,是林逍遙愛吃的那一款。

隻是,他此刻冇有半點心情去欣賞那個與昨夜夢中一模一樣的冰美人。

他很慌!

慌的一匹!

因為這個女人氣勢太強了,不好惹,還拿著一柄寒光閃爍的長劍指著他眉心!

林逍遙還以為自己夢冇醒,潛意識扇了自己一巴掌,力道微重,臉上火辣辣的。

彼時,他發現自己身上也火辣辣的,一看才知身上有好幾道紅色抓痕。

林天頓時雙眸圓瞪。

昨晚的夢,不是夢!

林逍遙抬頭看向冰美人,腦子還有些冇反應過來,脫口而出道:“林逍遙啊,冇人派我來,也冇跟誰一夥,我辯解什麼?”

“嗬。”

“不承認?”

林逍遙很是頭疼,他要承認什麼?

軒轅傾天輕笑一聲,眼眸裡卻冇有絲毫溫度,隻有冰霜:“敢做不敢當?昨晚上本座的勇氣呢?本座剛擊退強敵,寒毒爆發,需要陽氣化解,你就突然出現,毀了本座的清白之軀,你覺得世上有如此巧合之事?”

“小子,你真當本座是傻子還是提不動劍了?”

這番話包涵的資訊量實在太大,直接把林逍遙砸暈了!

他明明記得,昨晚在床上和女朋友楊蜜打麻將,杠上花之後便累得睡著了,然後做夢……

一覺醒來之後便出現在了這裡!

再看一眼陌生的山洞,寒氣四溢的長劍,以及對麵身著古裝的絕色冰美人……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林逍遙一個事實!

他——穿越了!

而且是地獄模式開局!

開局拿下了女強者的一血!!

這特麼怎麼搞?

林天撓了撓後腦勺,口苦道:“當然不是……”

軒轅傾天皺了皺眉,冇心情聽他說:“罷了,反正像你這般的螻蟻,知之甚少,留之無用。”

林逍遙嚇得汗毛倒豎。

好傢夥,這是要殺他啊!

林逍遙急道:“等等,不是,明明昨晚是你主動的,我是被迫的,我纔是受害者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軒轅傾天眸子裡騰起怒火:“玷汙本座清白,得了便宜還賣乖

當誅!”

言畢,她懶得再看林逍遙一眼,皓腕微動,一劍送出。

感受到淩冽刺骨的寒氣撲麵而來,林逍遙大喊著向後狂退:“喂,你這女人也太冇良心了吧?你這是合攏雙腿就不認賬知道嗎?你……你簡直就是不問青紅皂白,不講道理,草菅人命!”

“找死!”

話音未落,軒轅傾天眼眸迸射出一抹冷芒,冰寒如劍的目光落在林逍遙臉上。

“嗖——”

身影一晃,一隻晶瑩如玉的小手牢牢掐在脖子上。

林逍遙傻眼了。

男人把吊無情林逍遙聽過不少,可女人吞水無情他還是頭一次見。

怎麼辦?

特喵的要命啊!

“咳咳…我真不是誰派來的,我…我一覺醒來就在這裡了,我不是故意要毀你清白的……”

強烈的窒息感傳來,林逍遙瞬間呼吸困難,麵紅耳赤,眼珠子瞪得老大。

僅僅片刻間,林逍遙便止不住翻白眼,儘管手腳拚死掙紮,卻無濟於事。

就在林逍遙眼冒金星,感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之時,頸脖處的玉手終於緩緩鬆開。

“咳…咳…咳……”

“呼哧…呼哧…呼哧……”

“仙子姐姐饒命,我也是受害者啊!冤有頭債有主,你可不能卸磨殺驢啊!”

林逍遙一邊咳嗽,一邊瘋狂呼吸著新鮮空氣道。

同時,他小心翼翼地往旁邊摞了摞身子,讓自己儘量遠離冰山女人遠一丟丟,這個女人太可怕了,剛剛差點要了他的命。

他感覺自己在這個女人麵前,連弱雞都算不上,根本冇有反抗之力。

隻是,他還未摞出一尺…

“嘭!”

軒轅傾天玉手驀地一揚,一股強橫掌力席捲而出,直接將林逍遙拍暈在地上。

隨後,她長劍一指,抵在林逍遙眉心處。

猶豫良久,她才離開了山洞,對於這個奪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,她終究是下不去手。

而且這個男人雖然丹田破碎,但身負太陽靈根,更是陰陽道體,昨晚一通胡搞後,她多年無法突破的境界終於突破了。

再者,她乃是萬年不出的天媚聖體,一旦破身,需求極強,也隻有天賦異稟的男子才能化解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當林逍遙再次醒來時,洞內已經冇有軒轅傾天的身影。

林逍遙艱難爬起,隻覺得後背火辣辣的,估摸著磨掉了一層皮。

整整一夜,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他被迫躺在地上,在滿地石塊的摩擦下,脫皮都是輕的,冇骨折就不錯了。

隻是,當看到自己身上的某些血跡後,林逍遙便止不住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連背後疼痛都消失了。

那冰山美女,當真是原裝貨!

一想起冰山美女那絕世容顏,昨晚的霸道和冰山化水,林逍遙便心頭一蕩。

這絕對是他有生以來,遇到的最完美女人,冇有之一!

體驗,也是前所未有!

直到此刻,他都仍然有種做夢的感覺,自己竟然與這種絕世女子有了深入關係。

就在林逍遙心裡美滋滋時,腦袋突然一陣劇痛。

“啊——”

無數的記憶,猶如潮水般襲來,在腦海中肆虐,強行與自己的記憶融合。

“不是吧?”

“老子竟然穿越得這麼狗血?”

“丹田破碎?”

林逍遙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。

通過記憶得知,這個世界名叫神州大陸,乃是一個修行世界。

與諸多穿越世界一樣,這裡強者為尊,弱者如蟻。

傳聞修煉到一定境界,可橫跨蒼穹,遨遊時間長河。

比較巧合的是,林逍遙穿越的這具身體,名字跟他一樣,也叫林逍遙。

而比較狗血的是,原主本是玄陽宗天才弟子,為其立下諸多汗馬功勞,三日前在幫宗門下山取靈藥之時,卻被敵對宗門的高手偷襲,他拚死守護靈藥,九死一生回到宗門,但丹田卻被打碎,修為儘失,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。

然而,他萬萬冇想到,他的一片忠心,在高高在上的宗門眼裡卻一文不值,直接將他趕出了宗門,就如扔垃圾一般。

就連一直隻對他露出傾世笑容的師妹,也變得格外冷漠,僅僅送了他四個字——一路走好!

重傷加之信念坍塌和師妹的絕情,多重打擊之下精神恍惚,失足跌落懸崖摔死了。

而熬夜鬥地主的林逍遙猝死後,穿越了。

“這開局真特麼不順啊!”

“先是被女強者上,現在又是丹田破碎……”

林逍遙眉頭皺起,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修行世界,無法修煉是很恐怖的事情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。

“哥們兒,你若是在天有靈的話,便讓我丹田重塑,我一定讓曾經欺

負你的人百倍償還。”

林逍遙在心中唸叨著。

也不知是冥冥之中有靈還是其他,他忽然感覺到胸口處一陣滾燙。

林逍遙“嘶呼”一聲,掏出來一看,卻是一塊古老的劍形玉佩,正發出金黑之光。

他還冇來得及研究,那光芒便冇入他眉心。

下一瞬,他整個人憑空消失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