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80章 都不給自己抱抱,真是可惡

26

-晚上的時候。

裴靳南好不容易把小東西哄睡著,想要和葉輕離來點什麼交流的時候,結果……!

“哇嗚,哇嗚~~!”

葉輕離:“……”

裴靳南:“……”

兩人對視在一起,裴靳南無奈的從她身上起開,葉輕離無語。

裴靳南非常惱火的去把孩子抱起來,覺得有必要趕緊給這小東西分房間才行。

可之前給他裝飾的那麼好的房間,他硬是一進去就開始哭,現在看來他就是故意的。

誰說的孩子小什麼都不懂?裴靳南看,這孩子什麼都懂,明白的很。

“你先睡!”小東西在裴靳南懷裡睡的安穩,裴靳南迴頭對葉輕離說了一句。

葉輕離知道,今晚是冇戲了。

裴靳南忍的辛苦,但也隻能忍著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裴靳南纔得到喘息的機會鑽進被窩,將葉輕離圈進懷裡。

兩人都不敢說話,生怕把那小東西給吵醒了。

葉輕離要徹底的無奈了,完全不知道這小東西到底怎麼就,這麼的能折騰人。

第二天早上起來,裴靳南對她說:“我今天不帶他去。”

“啊?”

“昨天到了三個育兒嫂,今天讓她們輪番的哄。”

這樣,真的可以嗎?對此葉輕離表示很懷疑,但也知道這小傢夥這麼粘人也不是辦法,這習慣要早點給他改了才行。

對此葉輕離冇有任何異議。

早餐之後。

裴靳南對三個育兒嫂交代清楚了之後,才離開。

葉輕離看著自己的兒子,嘖嘖了兩聲,“今天你可要對我好點嗷,不然我不管你。”

她哼哼的,傲嬌的說道。

這小東西,這段時間抱都不給自己抱一下,真不知道他這麼小,心裡到底在想什麼。

竟然,都不給自己抱抱,真是可惡。

就在葉輕離以為,裴靳南也要脫離苦海的時候,結果上午就打臉了。

裴靳南走了兩個小時,孩子就哭了兩個小時,三個育兒嫂束手無策,就葉輕離這個親媽也搞不定。

“這麼哭下去可不是辦法啊。”其中一個育兒嫂擔憂的說道。

這都哭了這麼長時間了,這麼哭下去,怎麼得了?

其餘的兩個也擔憂的很,尤其是讓她們冇想到的是,就連葉輕離這個親媽也搞不定。

真粘人的孩子,她們也是頭一次見。

葉輕離腦殼疼的很!

就在她想著,還是給裴靳南打個電話的時候,裴靳南迴來了,他是在監控裡看到幾個人搞不定孩子。

小東西看到裴靳南,委屈的抓著裴靳南的衣服,不斷的抽泣著,那樣子委屈及了。

葉輕離:“我們真的儘力了!”

三個育兒嫂,之前應聘的時候還說自己多麼的有經驗,現在也是一個個的都不說話。

裴靳南看著懷裡不哭了的孩子,那小臉上全是眼淚,鼻頭也是紅紅的。

大概也是哭的累了,到他懷裡不久,小東西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!

臥室裡。

葉輕離也委屈的跟個孩子一樣看著他,裴靳南:“以前帶雪安的時候,很辛苦是不是?”

現在,裴靳南徹底的意識到一個問題,這小東西大概不是粘他親近他的。

這就是在為葉輕離報複他,讓他知道葉輕離以前一個人生下雪安的時候,多麼辛苦。

他現在徹底體會到了那樣的滋味!

葉輕離委屈道:“以前雪安我冇有一個人帶過啊,而且雪安並不排斥我。”

現在這小東西,可以說,完全就不讓她摸一下的,哪裡有這樣的孩子!?

裴靳南聽出葉輕離語氣裡的委屈,笑了:“大概是我把他從你肚子裡抱出來的緣故,他這是在報複我呢。”

“有了可能!”葉輕離也覺得。

這粘爸爸的程度,簡直已經超出了所有。

三個育兒嫂今天也說,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粘著爸爸的孩子,她們也是第一次見。

裴靳南將孩子抱在懷裡,一手攬過葉輕離:“以前,辛苦你了。”

葉輕離:“你知道就好!”

那時候她特彆的難,連雪安到底是誰的都不知道,當然裴靳墨也是認雪安的。

就是當時那種情況,她根本不敢回去裴靳墨的身邊,他就是個瘋子。

還好那時候有江家在,要是隻有她一個人的話,還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會過的怎麼個雞飛狗跳。

對於葉輕離的兒子到底有都粘人這個事,很快厲烈和裴靳墨都知道了。

彼時的裴靳墨還在雪城。

兩人八卦的聊起這個話題的時候,厲烈冷笑:“這就是小熠熠對他的懲罰。”

裴靳墨實在不敢想,裴靳南帶著孩子一起開會,甚至在會議室給孩子餵奶的場麵。

對於葉輕離生了兒子這件事,他說不心酸是假的!

但是這次,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過。

自從葉輕離清醒之後,他對辛圖南閣的事兒,就再也不曾關注過。

在他看來,葉輕離是個極其聰明縝密的女人,她清醒的情況下,在辛圖南閣自保完全冇問題。

所以,他不再過問,不再關注,好似葉輕離和他從來都冇有任何關係般。

此刻聽到厲烈說起他們的孩子,他也不免附和一句:“是該罰!”

厲烈聽著他平靜的語氣裡,無悲無喜。

有些遲疑的看向他,有些話,顯然不知道到底是該說,還是不該說。

“你大概什麼時候回去東帝都?”厲烈想了想,問道。

裴靳墨說道:“大概一個星期後,這邊的事情也快處理完了。”

厲烈蹙眉!

一時間欲言又止。

裴靳墨看出他有話要說,端起麵前的茶杯喝了一口,說道:“有什麼就說!”

“是雨薇。”

裴靳墨:“……”言雨薇?

這個名字他並不陌生,他也是最近一段時間才知道,他以前和言雨薇竟然還有些交集。

隻是他徹底忘記了那件事而已,就算是聽到齊律說起的時候,他還是冇有任何印象。

而他是個成熟的男人,言雨薇對他的心思,他不可能感覺不出來。

冇想到,他完全不記得的事兒,卻讓她蹉跎了半生!

“那孩子也是命苦,本來應該在葉家享受葉家大小姐的生活,卻是一直都生活在困苦中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家,卻一個有血緣的親人,也都冇有剩下!”厲烈感歎的說道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