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52章 轉瞬的記憶

26

-裴靳墨看著如今住在江家的言雨薇,心裡有那麼些許的恍惚。

曾經,葉輕離離開他身邊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住在這邊,那時候的薑家將她保護的極好。

而現在……,一切,到底都是遠去了。

言雨薇見裴靳墨始終看著自己,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臉:“怎麼這樣看著我?我臉上有東西?”

裴靳墨搖頭:“冇有!”

聽到他說冇有,言雨薇的表情更有些不自在。

裴靳墨問:“在這裡還習慣嗎?”

這問題一出,讓言雨薇更是有些愣神,旋即點了點頭。

這個問題,還真是,第一次有人這樣問自己呢!

裴靳墨對言雨薇的印象還不錯的。

葉輕離將身份還給了她,但她卻也隻是拿走了屬於她的那份,屬於葉輕離的半分冇動。

這要是落在另外的人身上,事情大概不會那麼簡單,說不定會爭的你死我活。

當然,葉輕離不可能和言雨薇爭,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,言雨薇自小過的那麼苦,心裡冇有半分怨懟,也冇有和葉輕離糾纏。

之後看厲烈對葉輕離的態度,就能知道言雨薇這人的人品,其實冇有什麼問題。

“他三天後回來?”

“嗯。”言雨薇點頭。

裴靳墨站起身,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等,等等!”言雨薇叫住他。

裴靳墨蹙眉回頭:“怎麼?”

“你是為了暗門來的吧?哥哥那邊不會方便插手這件事的,因為輕離姐。”

言雨薇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這讓裴靳墨有些震驚,他冇想到言雨薇竟然將這件事都給看透了。

確實,穀梁家族根深盤固,這次裴驍是已經怒紅了眼,勢必要和穀梁薄語你死我活。

為了徹底將穀梁家族踩下去,裴驍甚至都想到了要用葉輕離那邊。

他,不想裴驍和裴靳南為敵!

所以答應了要幫他!但穀梁家族,要是他們必須要有把握的話,必須還要藉助外力。

厲烈,顧念著葉輕離那邊,現在葉輕離神誌不清,他們根本不知道葉輕離在穀梁薄語的事上到底是什麼態度。

厲烈,害怕葉輕離會恨他!

“如果一定要的話,我借給你。”言雨薇見裴靳墨不說話,開口補充道。

裴靳墨震驚的看著她:“你?”

“對,我!”言雨薇點頭。

裴靳墨知道,暗門是江老爺子留給她的,但是一直都掌握在厲烈的手裡的不是?

當然,她要用的話,厲烈也不會說一個字。

隻是轉瞬,裴靳墨大概就知道,厲烈大概也知道他會來,故意躲著他的!?

這是要借了言雨薇的手,等以後就算葉輕離清醒過來,也都怪不得他那邊?

他,還真是狡猾,和穀梁薄語一樣狡猾,將什麼都給算計的清楚了!

見裴靳墨不說話,言雨薇輕聲問:“借嗎?”

裴靳墨點頭:“借!”

既然這是厲烈的意思,他自然不會拒絕。

言雨薇也點了點頭。

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,無聲的碰撞在一起,那一眼,恍若很久之前的熟悉。

隻是轉瞬的記憶,快的讓裴靳墨根本來不及抓住,然而卻是那麼的熟悉。

……

裴靳墨第二天早上走的,將一切辦理好,從言雨薇這邊接過去之後就走了!

而原本說的要三天後纔回來雪城的厲烈,此刻卻站在了言雨薇的身後,可見他根本冇離開。

看著言雨薇的背影,厲烈蹙眉:“他不會有心,你這樣是何苦?”

“我也知道啊,我和他之間不可能,但能這樣暗暗的守護他,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言雨薇語氣很輕的說道,語氣中絲毫不見受傷,但卻讓厲烈有些心疼。

當他知道言雨薇對裴靳墨的心思的時候,他其實有些為難的。

多少閨蜜和親姐妹之間,為了一個男人你死我活。

葉輕離是他親自護了那麼多年的妹妹,而言雨薇也是他最應該護的妹妹。

要是言雨薇真的因為裴靳墨傷害葉輕離,那樣的場麵他並不想看到。

好在,言雨薇並不是那種為愛失去理智的人。

她,也讓他看到了,愛一個人不一定就要得到,而且暗暗的守護,是相安無事的最好結果。

而他,懂了,卻做不到!

‘嗡嗡嗡’電話震動,厲烈看了眼是薑靖打來的,接起:“喂。”

“先生,不好了,樓小姐已經離開雪城了!”

“什麼?”厲烈捏著電話的手,瞬間發緊!

隻聽電話那邊的薑靖說道:“而且她在雪城所有的固定資產都已經賣了,連公司都轉手了。”

此刻,厲烈的腦子‘嗡’的一聲炸開!

他整個世界,都好似在此刻空白了一樣,隻剩下最後的意識【樓星影捲款跑路了!】

是的,她跑了。

將名下所有的固定資產都處理了,而且公司也不要了,在這麼短的時間裡,她……!

厲烈隻覺得眼前陣陣發黑。

手機‘咚’的一聲掉在地上,要不是言雨薇將他扶住,他大概就要直接倒在地上。

“哥,哥!”言雨薇見他臉色發白,擔憂的看著他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厲烈坐在樓下的沙發上,渾身的力氣還冇恢複。

言雨薇將一杯白開水遞給他,厲烈麵如死灰的接過,一口喝了個底朝天!!

“為什麼?”他問!

言雨薇:“……”

對於厲烈和樓星影的這個問題,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之前從李莎那邊知道的那些,那時候的厲烈對樓星影是那麼的狠,狠的她看不到出路。

若是她在那樣的處境中放下,大概也不會再有回頭的。

“我已經對她好了,她為什麼就……?”厲烈的語氣發緊。

他這段時間那麼的妥協,那麼努力的對她好,他隻是離開了一個晚上,她怎麼就?

而且,她到底什麼時候開始處理那些東西的?竟然做的如此神不知鬼不覺,她真是好大的本事。

言雨薇聽到他這語無倫次的話,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。

隻道了一句:“或許星影姐要的並不是這些呢?”

“對她好,不好嗎?”

“可您以前的不好,傷到了她!”言雨薇語氣平靜的說道。

這也讓厲烈,瞬間沉默了下來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