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50章 冇有辦法帶她回來?

26

-兩人排了十多分鐘的隊,終於買到了葉輕離最喜歡吃的排骨,她邊走邊啃!

裴靳南又買了一些小吃,不得不說這古街上的小吃,看上去都是小店的,但都很乾淨,味道也極好。

葉輕離連續吃了好幾種,“好吃啊,南南你也吃。”

說著,就將一個不知道做的糰子,塞進了裴靳南的嘴裡,一臉期待的看著他:“好吃嗎?”

裴靳南點了點頭,“好吃!”

她還是這麼喜歡這些味道。

而這些味道,她第一次吃到的時候,還是因為他。

那時候她在葉家捧在掌心裡的公主,又是唯一的獨生女,江唯一看的特彆緊張。

很多外麵的吃的,都不怎麼讓她吃,裴靳南那時候經常在外麵跑,因此會給她帶各種各樣的吃的。

兩人在古街上漫步了快兩個小時,裴靳南看向葉輕離:“還吃嗎?”

葉輕離摸了摸自己圓鼓鼓的小肚子,搖頭:“不行,不能吃了,吃不下去了!”

裴靳南笑了。

看著她可愛的樣子,將她的衣服拉下去:“不能在彆人麵前露出自己的小肚子。”

“好。”葉輕離乖巧的點頭。

此刻的她在裴靳南的麵前,乖巧的就跟個孩子般。

裴靳南抱了抱她,問她:“還想不想玩兒?”

“我想回家睡覺了!”葉輕離想了想,說道。

她今天在外麵的時間已經足夠久了,而且她這段時間身體不好,一直在家的時間比較多。

走了快兩個小時的時間,這對她來說在體力已經到了極限。

裴靳南見她有些疲憊的樣子,也不再繼續帶她逛,走到她前麵蹲下身:“上來。”

葉輕離是真的累了,她也不跟裴靳南客氣,直接跳到了他的背上。

而這一幕,更是惹的路上的行人投來羨慕的目光。

葉輕離趴在裴靳南的背上,嘟噥:“南南今天不忙嗎?”

“怎麼,不滿了?”裴靳南語氣揶揄的逗她。

不過這段時間她是真的很乖,雖然他很忙,但她也很少哭鬨。

之前裴靳墨說的,你要是長時間忙的話,可能會讓她不滿,而引起她的不滿的後果,她一定會哭鬨。

但現在的葉輕離看著,她並冇有哭鬨,這一點對裴靳南來說,很是欣慰。

葉輕離:“冇有,有艾沐陪我。”

“艾沐經常來?”

“嗯,她每天來!”葉輕離說道。

裴靳南隻是知道艾沐經常找葉輕離,倒是不知道她每天都會來找葉輕離。

說起艾沐,葉輕離就開始滔滔不竭:“她每天都會帶好多好吃的來。”

“她帶的東西很好吃?”

“好吃呀!”葉輕離說道。

裴靳南大概知道,她這段時間為何不能好好吃飯了,都被艾沐給餵養過了。

這正到吃飯點的時候,她肯定吃不下去。

裴靳南揹著她到車邊的時候,她已經在他背上睡著了。

輕輕的將她放在後座上,給她蓋上自己的外套。

回到北宮家的時候!

管家已經清理了好幾個人出來,人還在繼續篩查,勢必有關穀梁的牽扯,一個也不留。

三四個人被丟在院子裡站著,裴靳南看到這些人數的時候,眼底都閃過濃濃的危險。

他到底是低估了穀梁薄語的膽量!

竟然,如此大膽的在他的身邊,安插了這麼多的人。

“主,這些人要如何處置?”管家恭敬的上前,問裴靳南。

裴靳南看著懷裡沉睡的葉輕離,眼底閃過濃濃的陰鬱:“全部送去穀梁家!”

全部,送去穀梁家?

至於到底是用什麼方式送去,管家自然也明白裴靳南的意思,這是在警告穀梁薄語。

裴靳南抱著沉睡中的葉輕離上樓,輕輕的將她身上的外套脫下來,才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。

看著她恬靜的小臉,他的眼底閃過了一抹遲疑!

在穀梁薄語的這件事上,他當真進退兩難!之前看著穀梁薄語算計了她那麼多。

甚至那次空難,明知道她在飛機上,她也……!

她差點要了她的命,如此她就算是葉輕離的親姐姐,他現在也冇有辦法出手。

就算是到了現在,穀梁薄語似乎還在不斷的攀扯著葉輕離這邊,這纔是裴靳南最不能忍的地方。

……

穀梁家族。

穀梁薄語已經很久不曾回來這裡,摩垠東邊的山裡一處莊園,穀梁薄語躺在木質陽台的躺椅上。

看著天邊的雲霞。

九然來到她的身後:“大小姐。”

“那邊有訊息了嗎?”

“九億和九音,都回不來了!”九然恭敬的說道。

穀梁薄語:“……”

好一個裴家的男人!當真,剋星啊。

以前都說裴家大少最狠,因為他是北宮刹夜,但現在她看來,這裴靳墨也是狠的很。

“三少已經回來摩垠,正在到處找您。”九然想了想,繼續補充道。

聽到裴驍又回到了摩垠,甚至在到處找自己,穀梁薄語冷笑一聲:“哼,一個九安,就讓他這麼大張旗鼓,狠勁是和裴家男人一樣,但這腦子卻不怎麼樣。”

在穀梁薄語看來,九安隻是她身邊的一個人,根本不值得裴驍這般大費周章!

然而現在,他竟然因為一個九安,如此大動乾戈。

九然冇說話!

這段時間穀梁家族已經亂了。

許久,穀梁薄語:“燕青那邊傳來訊息了嗎?”

“燕先生被送回來了,而且和他一起被送回來的,還有不少人,看來是北宮刹夜那邊已經知道了。”

穀梁薄語:“……”

知道了!

這北宮家的人,還真有些本事,安排的這麼隱蔽,竟然也都知道了。

到底該說他們什麼好呢?

“現在真的冇有辦法帶她回來?”許久,穀梁薄語開口問道。

她,說的是葉輕離!

現在就算知道葉輕離的神智還冇恢複,但現在穀梁家族,也急需要她回來。

這麼多年了,那些人還是在暗處虎視眈眈。

她必須要用她的這個妹妹,來分散他們的注意力。

“北宮先生那邊防的很緊,我們的人現在根本冇有任何可乘之機。”九然語氣凝重的說道。

跟在穀梁薄語身邊的人,現在都知道葉輕離對穀梁家族來說多重要,但北宮刹夜那邊,她們根本冇有入手的地方。

之前在裴靳墨身邊還能找到一點機會,現在是半點機會也冇有了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