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49章 她恢複記憶,會恨您嗎?

26

-甚至當年穀梁薄語為何要找葉輕離?當時她在穀梁家殘暴不仁,穀梁家內部也有人在找葉輕離。

所以,說什麼她因為找自己的妹妹始終,在裴靳南這裡始終都打了一個問號。

她找葉輕離的目的,到底是什麼?隻有她自己心裡清楚!

這次白翎西的事兒,在她的操控中所有人都認為,她是為了護著葉輕離……!

可是在之前的一些事情來看,她不像是會護著葉輕離的人,在這一點上裴靳南始終打了一個問號。

但現在對裴靳南來說,穀梁薄語到底有多深,打的又是什麼主意,他一點也不關心。

他隻想,葉輕離好好的!

“北宮先生,大小姐她對二小姐並冇有您想象的那麼壞。”燕青還想為穀梁薄語狡辯。

裴靳南本就危險的臉色,在聽到燕青的這句話,眼底更是寒光乍現。

手裡轉動著的珠子,更給人一種危險感,隻聽他寒聲道:“穀梁薄語是個什麼樣的人,她曾經做的那些到底是為什麼,我一點也冇興趣知道,也不需要去窺探她的內心!”

“但是燕青,你在她這個時候,想要利用她來為穀梁家族達到目的,那就是……該死!”

後麵兩個字,裴靳南說的是那麼重那麼危險。

燕青的臉色,更是刷白!

裴靳南繼續說道:“看來,你是冇辦法離開這辛圖南閣了!”

燕青:“……”

裴靳南給了淩野一個眼神,淩野會意上前:“燕先生,請跟我來吧。”

淩野語氣恭敬,但更多的是危險。

燕青目光緊緊的看著裴靳南!

裴靳南已經收回目光。

最終,燕青站起身,但他冇有立刻邁步離開,而是問道:“北宮先生覺得,二小姐恢複記憶後,會恨您嗎?”

恨?

裴靳南,不怕她的恨!

他最害怕的,就是她不能好好的,害怕她會被彆人傷害,這纔是他最不能承受的。

“她會不會恨我不牢燕先生費心,你還是想想穀梁薄語現在,到底要怎麼脫困吧!”

就算葉輕離恢複記憶,那時候她看到的,也不過是他漠然的冇有出手而已。

更多的,她能怪他什麼呢?

穀梁薄語一直都在利用她!並且當年打著找她回去穀梁家族的目的也不那麼單純!

現在摩垠那邊,風起雲湧!

尤其是穀梁家族,現在深不見底,人人都說穀梁薄語現在已經重傷昏迷。

誰知道那個狡猾的女人,又是打的什麼算盤?誰知道這場陰謀到底又是對準誰的?

不管如何,他都不會讓葉輕離再捲入這場旋渦中,就算以後她恢複記憶會恨自己,也無所謂。

燕青:“大小姐會變成現在這般,有二小姐一半的原因!”

“那不是她造成的,一切都和她無關。”裴靳南反駁。

這樣的話,好像曾經葉輕離也說過,說穀梁薄語會變的這般殘暴不仁,其實和她有一些關係。

好像是因為她們的母親,在弄丟了她之後變的神誌不清,因此經常傷害穀梁薄語。

讓她在童年的記憶裡蒙上了一層灰,所以纔會讓穀梁薄語的性格變的這般失控。

燕青見裴靳南油鹽不進!

好似說什麼下去,也都變的毫無意義,最終,他隻能嚥下那些話,跟著淩野離開。

人,走了!

裴靳南看向等在一邊的管家,寒聲道:“把這裡的人都全部仔細調查一邊,但凡是有點關係的,一個不留!”

穀梁薄語,當真好有勇氣,竟然在他的身邊做這樣的手腳。

燕青的話在裴靳南的腦海中不斷的盤旋著,雖然對燕青說的那些話態度很強硬。

但裴靳南,真的就不在乎不害怕嗎?

不,他害怕!

他其實也害怕葉輕離會恨自己。

……

葉輕離看到裴靳南進來畫室。

放下手裡的畫筆奔向他,獻寶一樣的將自己手裡的畫紙遞到裴靳南麵前:“南南你看,我給你畫的衣服!”

裴靳南看著畫紙上的西裝。

不得不說這丫頭對設計這一塊,有很特彆的天賦,就算是隨便畫出來的,那線條感也很流暢。

裴靳南接過,寵溺的對她說道:“我要讓淩野把這套西裝做出來,好不好?”

“好呀!”葉輕離點頭。

裴靳南一把抱起她,往樓下走去。

葉輕離乖巧的在他懷裡,小手死死的抓著他的衣襟,悄悄的問:“我們去哪?”

見裴靳南帶自己出門,葉輕離終於忍不住的問。

裴靳南低頭看她:“帶你去吃好吃的,好不好?”

“好呀好呀。”一聽到是要去吃好吃的,葉輕離瞬間舉起雙手讚成,她想去。

這段時間隻有艾沐送來的東西,她才能乖乖的吃一些。

對於這邊的食物,她現在還是不習慣!

就算裴靳南已經妥協的,在南宮家換了一波又一波的廚子,但那味道還是不儘人意。

就算是找了最好的廚師,但葉輕離還是不習慣那個味道。

艾沐經常給葉輕離買來小吃!

裴靳南打聽到了那家店,是在一條古街上,他把車停在古街儘頭的停車場。

古街上人來人往。

裴靳南始終拉著葉輕離的手,顯然就算冇有親身經曆,但之前裴靳墨說的她丟了幾次,還是讓裴靳南心有餘悸。

一直到小吃坊,人很多!

裴靳南帶著她一起排隊。

“南南,好香!”葉輕離問道蒸排骨的味道,對著裴靳南嚷嚷。

而她異常的反應,也惹來無數的目光,本來一開始還帶著鄙夷,但看到兩人天人般的顏值。

尤其是看到裴靳南那樣的男人,如此護著她的時候,大家對她的目光,又全都是羨慕。

裴靳南點了點她的小鼻頭:“等一會,乖!”

“嗯。”葉輕離點頭。

雖然她現在跟孩子一樣,但在裴靳南的眼裡也是乖孩子。

此次此刻,竟也給了裴靳南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,他多希望,他們永遠都能這般下去?

想到什麼,裴靳南忽然在葉輕離耳邊問了一句:“葉兒以後會討厭我嗎?”

“不會呀?怎麼會討厭南南?”葉輕離想也冇想的回答。

雖然不明白裴靳南為何突然這麼問,但她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討厭南南,她最喜歡南南。

裴靳南聞言,笑了:“好,記住你今天說的話。”

就算是神誌不清的話,他現在也當真了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