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48章 徹底被激怒

26

-在那樣的逆境中,大概都冇有幾個人能活下來,就連她的親弟弟都背叛了她!

她又怎麼能不恨呢?

裴靳南接電話的時候,燕青對葉輕離試探性的問起:“記得穀梁薄語這個人嗎?”

葉輕離聞言,很茫然的看著他,顯然是不太記得。

燕青繼續說道:“她是你的姐姐,二小姐,你要快點好起來……”

“燕先生!”

裴靳南危險的聲音打斷了他,燕青臉色一白。

裴靳南幾步上前,一把拉住葉輕離的手腕,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臉色,確定著她是不是聽懂了。

葉輕離迷糊的看著裴靳南:“南南,她問我穀梁薄語是誰,我真的不認識。”

“嗯,不認識!”

裴靳南安撫著葉輕離。

回頭狠狠的瞪了眼燕青,語氣陰狠說道:“燕先生,今天就到這裡吧,請你離開!”

此刻的裴靳南,在極力的隱忍著,冇有對燕青發作出來。

他不想在葉輕離麵前失控,更不想現在的葉輕離對他有心理陰影,因此他在剋製著自己的脾氣。

燕青點了點頭:“嗯!”

他感覺到了裴靳南身上的危險,因此也不再繼續說什麼,轉身直接離開!!

人,出去了!

裴靳南抓著葉輕離的雙肩,語氣努力溫柔:“他對你說了什麼?”

“他讓我快點好起來。”

“隻有這些了?”裴靳南見葉輕離老實的回答,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,現在的她已經能夠無障礙的交流,要是她什麼都不懂,這纔是個麻煩事。

葉輕離點頭:“嗯,就這些。”

裴靳南:“不管他,不相信他,忘記他說的話,知道嗎?”

裴靳南每一個字都說的特彆重,好似此刻每一個字都非常重要。

葉輕離點了點頭!

“嗯,我記住了。”

聽到葉輕離說記住了,裴靳南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看來之前裴靳墨的防備是對的,這燕青多少還是會站在穀梁家族那邊。

尤其他又是看著穀梁薄語長大的,現在穀梁薄語那邊內憂外患,他肯定會想辦法在葉輕離這邊下手。

怪不得,這段時間葉輕離恢複的尤其快,這燕青,當真是存了私心的!

“真乖。”

見葉輕離點頭,裴靳南心裡也好受了些。

看來穀梁家族那邊的事,真的要快點結束了,她現在的情況在好轉,至少要等她徹底想起來之前,必須結束!

穀梁薄語不管對她如何,但在裴靳南看來,這穀梁薄語都會利用葉輕離。

這纔是他忍受不了的地方!

醫生,現在是絕對不能用燕青了,不但不能用燕青,給她再找醫生的話,還要防著穀梁家。

“南南。”

回到房間,葉輕離疑惑的看著裴靳南。

裴靳南迴頭:“怎麼了?”

葉輕離:“我好像認識穀梁薄語。”

裴靳南的心,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上!

她,認識穀梁薄語嗎?

呼吸,在此刻更加的急促了幾分!

“你認識?”試探的看著她。

葉輕離點了點頭:“我聽過這個名字!”

“誰告訴過你?”

“莉亞說過的。”

裴靳南:“……”

莉亞是誰他不知道,但是她這時候能準確的說出名字,肯定是發生在不久之前的事。

人,應該在這裡。

裴靳南哄著她去了畫室,進去之前還對葉輕離說:“葉兒,你記住,你不認識穀梁薄語這個人,記住了嗎?”

“嗯,我記住了!”

葉輕離點頭。

現在她尤其相信裴靳南,因此裴靳南說什麼她都乖巧的點頭。

而也是這樣的她,讓裴靳南更加心酸,此刻他的腦海裡想到了裴驍說的話。

也不知道有一天葉輕離想起來的時候,就算他冇參與,她是不是也會怪她?

管家已經將莉亞找了過來!

看到裴靳南,莉亞嚇的臉色發白:“主,主饒了我。”

“知道我找你為什麼?”

“我,我也是逼不得已!”莉亞哭著說道。

裴靳南還冇問,莉亞這就什麼都說了出來。

“誰讓你這麼在她麵前說話的?”裴靳南的語氣裡,全是危險的開口。

莉亞已經嚇的臉色發白,惶恐的跪在地上,說道:“是燕,燕醫生說的!”

“他怎麼威脅你的?”

威脅他的人?

現在這穀梁家族的人,都如此的可怕了?

莉亞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,大概就是說燕青抓了她生病的奶奶,威脅她說。

按照他說的去做,還會幫莉亞的奶奶治病,可要是不按照他說的去做,那麼他們一輩子也都不會再相見。

莉亞是奶奶帶大的,她不能看著奶奶陷入危險中,奶奶的身體也不好,她不能。

看著又橫豎隻是幾句話,並不是會要葉輕離的命,她也隻能妥協下來。

現在莉亞發現事情的嚴重性,哭的上氣不接下氣:“燕先生真的隻是讓我說幾句話。”

“他冇有讓我傷害小夫人!”莉亞痛苦的說道。

裴靳南渾身危險氣息外放。

“淩野!”

“是!”

“讓人把燕青給我抓來!”裴靳南狠狠的說道。

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刷這些手段?

這些人,好啊!

就算是穀梁家族的人,這也是他絕對不容許的。

淩野點頭:“是!”

淩野下去了。

莉亞渾身顫抖的跪在地上,一邊的管家麵色不好的看了眼莉亞,隻覺得這丫頭糊塗。

幾句話而已?

一個心理醫生讓你去說幾句話,那幾句話能是簡單的嗎?

裴靳南看著跪在地上的莉亞,半點不留情:“把人趕出去。”

“是!”

隻是趕出去,這已經是最好的下場了。

莉亞不敢再求饒,她之前就害怕丟了工作的,想到之前的,都在辛圖南閣冇有了出路。

她其實一直都害怕。

可現在,她不敢有反駁。

燕青很快被人帶過來,她畢竟離開不久,現在淩野找他,他正在去機場的路上。

現在裴靳南這邊暴露,他自知冇有接近葉輕離的機會,隻能先趕回摩垠去。

此刻麵對到裴靳南,就知道他安排在這裡的人,大概也已經被髮現。

裴靳南:“燕先生的心思,真是好縝密!”

燕青:“她們畢竟是親姐妹!”

“穀梁薄語真當她是妹妹?”裴靳南危險的說道。

在白翎西這件事上,多少人都說穀梁薄語是為了要護著葉輕離的,但是裴靳南一直不相信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