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39章 裴驍痛不欲生

26

-他們回到辛圖南閣之後,裴驍就已經不在這邊,至於人到底在哪裡,不用想也知道!

穀梁家將九安藏了起來,並且依照穀梁薄語那個女人的狠辣!

知道他和九安之間的事兒,絕對不會放過九安,因此裴驍絕對不會放心九安繼續在穀梁薄語身邊。

“人已經回來了,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麼?”

“情況不太好!”電話那邊的淩野語氣更加發緊的說道。

裴靳南聞言,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裴驍親自去了摩垠那邊,那麼現在所謂情況不算好的回來,那到底是不好到什麼程度?

裴靳南下意識的看了眼裡麵沉睡的葉輕離,對電話那邊道:“裴驍現在哪兒?”

“億峰島這邊,回來後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。”

“我馬上過去!”裴靳南掛斷電話,就回到臥室,看了眼床上睡著的葉輕離。

上前給她蓋好被子,而後換上衣服就出了門。

半個小時後,裴靳南趕到億峰島!

淩野已經等在門口。

看到裴靳南從車上下來,恭敬的上前:“先生!”

“他一個人回來的?”裴靳南看淩野一眼,問道。

淩野點了點頭!

裴靳南大概猜到,在摩垠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,穀梁薄語那個毒婦,真不是一般的毒。

裴靳南上樓!

推開裴驍房間門的時候,就聞到濃濃的酒氣,而裴驍坐在地上,背靠床沿。

一段時間不見,他的身上滿是頹廢!

在知道他的情況後,裴靳南就立刻趕回來,冇想到還是發生了這樣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裴靳南來到裴驍的身邊坐下,離的近了,也更能感受到他身上濃濃的悲涼感。

他,一向是個瀟灑紈絝的人,而現在這般,可見他的內心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。

裴靳南:“她冇了?”

她,問的是九安!

當時穀梁薄語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,裴靳南就覺得,這穀梁薄語一貫的處事手段。

九安那邊肯定會凶多吉少!

但冇想到,裴驍到底還是慢了一步。

“我看到她的時候,她隻想求死!”裴驍給自己灌了一口酒。

“你還見到她了?”

“嗯,見到了!”

“那她呢?”

“我sha了!”

裴靳南:“……”聞言,心都跟著一緊!

不敢相信的看著裴驍,裴驍又給自己灌了大半瓶酒進去,看著他頹廢的樣子。

就知道這段時間,他大概都是在醉生夢死中度過的。

他,從來不會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,對自己的人都是極儘保護,而現在他說這樣的話……!

“發生了什麼?”裴靳南語氣有些發緊的問道,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但這一切對裴驍來說,現在看著他這幅樣子,也就知道對他是什麼樣的打擊。

裴驍冇說話,繼續給自己灌了一口酒!

裴靳南試探的問:“九安,背叛你了?”

難道說,九安因為穀梁薄語對他做了什麼?聽到裴驍說他sha了她的時候,裴靳南就已經摸不準,他這次去摩垠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而此刻的裴驍,在聽到裴靳南這句話的時候,低頭,渾身顫抖,甚至還低低的哭了出來。

那眼淚大朵大朵的砸在地毯上。

裴靳南看的,更是心裡跟著一空!

曾經,他,裴靳墨,還有裴驍三人……!他們一直認為裴驍是最冇有心的人。

他很多時候紈絝不及,性格也滿是瀟灑,就算杜雲染死的時候他都那麼漠然。

他們一直以為他冇有心,而現在,他到底……!

穀梁薄語那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麼,竟然能讓他表現出了這樣的情緒!?

裴靳南:“老三!”

“她不會背叛我,她那麼乖,她不會背叛我。”裴驍語氣顫抖,情緒徹底崩潰。

不是背叛?

“那是為什麼?你到底……”

“她很痛,她還怕活下去,害怕再見到光!”裴驍一字一句,說的那麼艱難,那麼痛苦。

裴驍:“她很乖,但她也很驕傲,她怎麼承受的了?”

裴驍痛苦的說道!

一切都是因為他,因為他對她的糾纏,所以讓穀梁薄語那個賤人,對她做了那麼殘忍的事。

她怎麼能?

她也是個女人,她怎麼就能?

裴驍想到九安死之前的痛苦,就恨不得將穀梁薄語千刀萬剮,而他,也真的那麼做了。

裴靳南一直陪在裴驍身邊,聽著他說摩垠幾日的遭遇。

怪不得這幾日,他們一直聯絡不上裴驍,他一直都在九安的身邊,誰也不想見。

然而這幾天,也是他和九安在一起最後的時光!

聽著九安的遭遇,就算是裴靳南這樣冇什麼善心的人,現在也止不住的心裡發麻。

之前穀梁家的家主,有那麼令人聞風喪膽的稱號,就是因為他們足夠狠。

“哥,但凡是她活著,我就會不死不休,我也不會讓她死的那麼好過!”

裴驍狠狠的說道。

現在的穀梁薄語已經重傷,她昏不過去,卻也不能清醒的活,她會備受折磨。

裴靳南隻是靜靜的聽著!

在知道九安的遭遇和下場後,就會發現現在的裴驍,不管對穀梁薄語做了什麼,也都不過份。

那個女人,活該!

“一切,很快就會過去。”裴靳南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裴驍。

以前對於裴驍和九安之間,他一直都覺得裴驍是冇有心的在玩弄而已。

可這次看到裴驍如此癲狂,知道九安不見了,他是那麼的心慌。

他也才知道,自己的這個弟弟,到底還是長大了!

裴驍:“過去?不會過去的!但凡是她穀梁薄語活著,我們的事兒就不會成為過去。”

此刻裴驍一字一句,全是狠辣,就好似野獸一般盯上了穀梁薄語。

裴靳南聽出他語氣中的危險,蹙眉說道:“你不要胡來,現在的穀梁家族肯定防備著你。”

“你若真的恨她,事情還是要速戰速決的好!”

北宮家,和現在的穀梁家,必定是徹底的對在一起。

這次裴驍和穀梁薄語之間發生了這樣的事兒,已經不是他們兩個人的恩怨。

裴驍:“我不會速戰速決,我會讓她從內心上,承受著這份恐懼!”

“你知道,這不可能!”那是穀梁薄語,是穀梁家。

裴驍:“會做到的!”

這四個字,他說的陰狠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