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35章 誰更重要?

26

-葉輕離聽到這話,先是歪著腦袋想了想,而後眼巴巴的看向裴靳南:“真的不能去找墨哥哥了嗎?”

裴靳南點頭:“如果你回去了,他就不會讓你來找南南了,你願意嗎?”

“真的不能嗎?”

“真的不能!”

聽到裴靳南這樣堅定的回答,葉輕離的眼底露出了失望。

裴靳南看著她糾結的樣子,明知道她現在的回答可能很不走心,但他還是很緊張。

她,會不會拋下他,說要去找裴靳墨?

就算她給了那樣的答案,他也不會放她走!但莫名的,還是擔心她會做出那樣的選擇。

葉輕離歪著小腦袋說道:“那我不去了。”

裴靳南聞言,心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冇人知道剛纔的他,到底有多心慌,生怕這丫頭就選擇了要回去東帝都!

依照裴靳墨的脾氣,他可是很清楚的,若知道葉輕離一直吵著要回去東帝都,他肯定會來接她。

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尷尬,而偏偏裴靳墨,很不願意避開。

他知道,裴靳墨一直都冇放下葉輕離!就算是放下也是為葉輕離過的好!

若是讓他知道,葉輕離不好,他……不會輕易的放手。

“你呀。”裴靳南將她抱在懷裡。

淩野匆匆進來。

看到裴靳南哄著葉輕離睡覺,先是愣了一下,下意識就要轉身出去,但想到現在的情況,不得不硬著頭皮。

“怎麼?”裴靳南見他冇有出去的意思,有些陰沉的問。

葉輕離現在已經在他懷裡暈暈乎乎的,大概是有些困了。

淩野:“二少,在定要過來的航線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就在剛剛!”

裴靳南臉色瞬間陰沉,看了看懷裡已經快睡著的葉輕離,抱起她就往一邊的軟塌走去。

將她輕輕的放在軟塌上,給她蓋上小毯子!

然在他起身的時候,手腕卻被軟軟的小手抓住,裴靳南低頭,就對上葉輕離滿是睡意的水霧雙眸。

俯身,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髮,說道:“乖乖睡,我不走。”

“嗯~!”聽到裴靳南不會走,葉輕離也才放心的閉上眼,現在的她就是這般。

裴靳南稍微離開一步,她也不願意。

或許是新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,她總是冇有安全感吧。

裴靳南摸著她的額頭,在他的安撫中,葉輕離一點點的沉睡了下去。

一直等到她呼吸徹底平穩,裴靳南才起身從裡麵出來,淩野已經等在外麵。

看到他出來,恭敬上前:“先生!”

裴靳南:“上飛機了嗎?”

“還冇有,現在應該在去機場的路上。”

裴靳南麵色陰沉!

知道裴靳墨在葉輕離的事情上一直都不消停,他也知道他放的心不甘情不願。

可有些事情弄清楚之後,誰也不要想回到過去,況且葉輕離的本意是不和裴家的男人糾纏。

她,遲早會清醒!

而在她病了之前,本身就對自己有了一些接納的態度,他,怎會對她放手?

手機上閃爍著裴靳墨的電話,那邊很快接起,不等裴靳南說話,就聽裴靳墨先說道:“我明天就會到辛圖南閣!”

“你來了,能改變什麼?”

“裴靳南,艾家的女兒,一直都在她身邊吧?這幾天一直都在,你帶她走的時候對我承諾的什麼?”

電話那邊的裴靳墨隱忍著語氣,怒火,已經燃燒到極限。

裴靳南眼底危險閃過!

“艾沐不會傷害她。”

“嗬,你不知道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女人的嘴?”

女人,在常心兒之後,裴靳墨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,他當年就是因為太相信常心兒。

以至於到最後,將她傷到那般!

如果可以重新來過……!

他可以把自己的所有身家都給常心兒,以此來報恩,也絕對不會傷了葉輕離。

常心兒當時在他麵前表現的多完美啊,那麼善良,那麼端莊!誰能看出她的蛇蠍心腸。

“常心兒不可信,不代表這世上所有女人都不可行,靳墨,你也病了!”

這段時間所有人都說,葉輕離病了。

但在裴靳南看來,裴靳墨也病了,他在常心兒之後,除了葉輕離之外,對所有女人都有種本能的牴觸。

他會對葉輕離放下戒心,也不過是因為葉輕離是被他傷到的那個人而已。

他病了!

對女人,築起了防備的堅牆!

裴靳墨一聽裴靳南這樣說自己,原本就在氣頭上的他,現在更是怒火中燒:“你纔有病!”

他,有病?

是,他也病了,或許是真的病了吧,但也是被他們折騰病的。

裴靳南:“你不要過來,我不可能讓你帶她走。”

裴靳南不想和裴靳墨糾纏那麼多,他也知道,這次裴靳墨就算讓他帶走了葉輕離。

其實他的內心還是冇放下。

深吸一口氣,補充道:“她很快就會清醒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難道你要讓她在為難?”

電話這邊的裴靳墨,在聽到葉輕離很快就會清醒的時候,大概也猜到裴靳南已經給她找了很好的醫生。

他極度的想要立刻飛到辛圖南閣。

此刻也在這句‘她即將清醒’中,有了猶豫和遲疑。

他很清楚前段時間葉輕離為何對自己那麼依賴,因為她病了,一個人都不認識。

唯獨對他熟悉一些,因此她對他那麼的依賴,不管什麼都聽他的,相信著他。

如果一旦她清醒過來,不用想也知道,她的態度又會和之前一樣,對裴家的男人遠離。

那時候就算是裴靳南,大概也都要費很大的勁,才能讓她打開心裡的結!

他,根本不可能!

之前葉輕離在被裴靳南傷的那麼狠的時候,她都冇有對他有過半分的想法。

她不會回頭的……!

所以這時候去了,如果剛好遇上她清醒過來,除了讓她為難之外,能得到什麼?

她漠然轉身的背影,還有清冷的眼神,他真的有勇氣再去麵對嗎?

不一定,有那種勇氣了吧?

裴靳墨所有的怒火,現在都徹底的熄滅了下去!心口被填滿了細細密密的疼。

“什麼時候?”半響,裴靳墨有些艱難的問。

裴靳南:“現在醫生已經看過了,說是那次空難中她的腦袋受了很重的傷。”

“她現在會有這樣的反應,多半是因為顱內積血引起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現在已經進入到治療階段!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