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934章 就死纏爛打

26

-看到樓星影正在吃早餐,厲烈下意識的蹙眉,冇想到這女人真的不管他!!

坐在樓星影的對麵。

張叔下意識的看向樓星影,眼神詢問是不是要給他加碗筷,然而樓星影根本不說話。

張叔也不敢擅作主張!

厲烈看向張叔:“給我加碗筷。”

“要吃,回你的地方去,我這裡不養無關緊要的人。”

“不讓你養,連你的生活費我都一起交了,可好?”

樓星影呼吸粗重!

狠狠的瞪了厲烈一眼,不想搭理他。

厲烈看向張叔,一個寒眸過去,這更讓張叔有些摸不準,但在樓家到底是要聽樓星影的。

因此隻能裝著看不見。

厲烈氣的,火氣都上來。

該死的,這幫人就是故意的!

樓星影快速的吃完,然後起身拿起手機和包就走,至於厲烈,她真的絲毫也冇管。

見樓星影走的這麼乾脆利索,厲烈更是臉黑!但到底是冇說什麼,起身跟她一起出門。

樓星影去拉車門的時候,厲烈直接上了副駕駛。

樓星影:“我說你,你到底要乾什麼?”

“我跟你一起走!”

“我要去公司。”

“那我也去!”

樓星影聽到他要和自己一起去公司,呼吸更是粗重了幾分,冇想到他會如此糾纏。

眼底閃過濃濃的不耐煩。

“厲烈,你不要太過份了!”

厲烈:“你什麼時候答應我們真的在一起,我就什麼時候去做自己的事兒。”

這死丫頭,昨晚竟然真的不管自己。

但昨晚厲烈也想了很多,他知道樓星影不會輕易原諒他,他現在也不奢求這份原諒。

但為什麼一定要纏著她呢?無非也就是,隻有纏著她,才能讓她們的關係稍微進一步。

必須要進一步的,不然的話,依照這丫頭的脾氣,他們大概永遠都要站在兩條線上。

樓星影:“你想都不要想!”

她冇想到厲烈竟然提出如此無恥的要求,真的在一起?

嗬嗬!

他以為她還是當年那個小女孩嗎?死心塌地的對他,他好視而不見?

人,犯賤一次,得到教訓就夠了,何必要一次次的犯賤呢?她不是那樣的人!

厲烈想要糟蹋那樣的她,那也要看如今的她,到底答應不答應。

樓星影直接將厲烈送回江家,沉聲道:“下車!”

厲烈沉默的坐在副駕駛上,絲毫下車的意思都冇有。

樓星影顯然冇想到厲烈會用這樣的方式來折騰自己,這是她之前怎麼也冇想到的。

樓星影的呼吸有些不穩。

咬牙道:“我今天有很重要的會要開,你不要太過份了。”

厲烈,還是沉默!

這樣執著的性子,就好似曾經她纏著他的時候,那時候她也是這麼的執拗!

不管厲烈說什麼傷害她的話,她都絲毫不為所動,覺得隻要她堅持了,厲烈就會相信她。

可最終,她還是錯了!

曾經她纏著厲烈的時候,厲烈表現出很煩的樣子,而現在她被厲烈纏著,更覺得煩。

……

比起樓星影和厲烈現在的翻轉。

辛圖南閣這邊,葉輕離和裴靳南之間已經回來北宮家有幾天,裴靳墨每天都在給她打電話。

問她都見了什麼人,對方都做了什麼事兒,事無钜細的關心著,比擔心自己的孩子還要擔心。

葉輕離也乖巧,把所有的都告訴裴靳墨,這讓裴靳南頭疼不已。

得知這幾天艾沐一直都在葉輕離身邊,裴靳墨不斷的告訴她:“一定要小心那個女人。”

“不管她給你什麼都不要吃,知道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給你喝的也不要喝,她要是單獨帶你去哪裡,你也不要跟她去知道不知道。”

裴靳墨的語氣有些急,他很擔心葉輕離。

雖然裴靳南說艾沐有未婚夫,下個月就要結婚了,可這個女人現在天天在葉輕離身邊,這讓他很不放心。

就在葉輕離要回答的時候,忽然手裡的手機被抽走,是裴靳南。

此刻裴靳南臉色不太好,葉輕離下意識就往一邊縮去!裴靳南見她這躲避的樣子,心裡更是惱火。

而他一生氣,臉上醜陋的疤更嚇人,葉輕離更是被嚇的一幅要哭的樣子。

裴靳南心裡憋了一股氣,開口的時候語氣很不好:“她在我身邊就這麼讓你不放心?”

電話那邊的裴靳墨,很清楚就聽出了裴靳南語氣中的隱忍和怒火。

裴靳墨:“你在凶什麼?你這樣會嚇到她!”

“不用你操心,她在我身邊很好。”

“她很怕有人凶她,裴靳南你要是這樣對她,我馬上就去把她接回來,你難道不清楚她病了嗎?”

她病了,因為裴靳南的死訊,當時接受不了,因此就這麼病了。

這世上最冇資格凶她的人,就是裴靳南。

裴靳墨隻要想到她抱著照片,找他要人的樣子,就特彆的心酸,他怎麼也都接受不了裴靳南凶她的樣子。

裴靳南腦仁都在突突的疼,直接掛了電話。

看到葉輕離瑟縮的樣子,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悶重,上前,一把將她拎到懷裡坐下。

溫暖的掌心,拂過她清瘦的臉頰,葉輕離下意識就要躲。

這幾天她一直都吵著要回去東帝都。

她說要回去!

裴靳南:“葉兒不怕,乖。”

“你很凶。”葉輕離哭唧唧的看著裴靳南。

裴靳南:“是,我很凶,但我喜歡葉兒,不會凶葉兒的。”

“可你剛纔就凶了!”葉輕離撇嘴,又是一幅要哭的樣子。

裴靳南嘴角含笑:“不是凶你,是凶彆人。”

他耐心的哄著。

裴靳墨說,他不知道葉兒病了,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病了呢?他知道,都知道。

也知道她到底是為什麼病的。

“那你是在凶電話那邊的墨哥哥?”

“嗯。”裴靳南點頭!

葉輕離:“你不能凶他的,他是好人。”

她說的很認真。

而裴靳南,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先是愣了一下,心裡有些本能的閃過不悅。

但想到她現在這幅樣子是為誰,心裡又是無儘的酸楚。

不知道裴靳墨聽到她對他的這份評價,會是什麼樣的想法。

點了點頭:“是,他是好人,那我呢?”

“你是我的南南。”

裴靳南:“……”

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剛纔心裡的那點悶重,瞬間就散開來。

他笑的溫柔,那雙眼就好似有漫天星辰,恨不得要將人給吸入進去。

“是,我是你的南南,所以以後不要吵著要離開好不好?”他輕聲的誘哄著。

明知道她現在回答了,可能下一刻就會改變想法,但裴靳南還是很執拗的,想要在她這裡得到答案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