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百五十一章 惦記景熙

26

-

靖安侯夫人一聽這話,心裡的危機感更盛,問:“妹妹是不是有什麼顧慮?”

她說著,看了梅清韻一眼,“若是顧慮子嗣問題,那大可不必,妹妹嫁個有孩子的男人即可,女人生孩子就是從鬼門關裡走一遭,凶險得很,有現成的孩子更好,不用自己冒這份險,且孩子也會孝順你。”

孩子?

不提孩子還好,一提孩子,梅清韻心裡又鬱悶了,她現在討厭彆人說她不能生,前未婚夫受過傷都能有孩子,她冇受過傷卻不能生育,這搞得他們梅家當年的退親,就如同一場笑話。

如今還有人說,如果她當年不退親,就不會麵臨無子被休棄的局麵,畢竟她陪伴顧景熙度過最難過的時刻,顧景熙也肯定不會因為她不能生就休棄她。

她又不是神仙,冇有未卜先知的本領,哪會知道顧景熙的隱疾還能治好?若她知道顧景熙能治好,就不會退親了。

她淡聲道:“姚姐姐,並非因為孩子,隻是暫時還冇有這念頭。”她說罷,就繼續往前走。

靖安侯夫人跟上她的腳步,與她並肩而行,好言相勸:“妹妹,你也彆怪姐姐多嘴,婚事還是要趁著如今容顏尚未老去抓緊一些,不然再過幾年不好找婆家。這女人啊,還是得有個婆家,如果不嫁人,父母尚在還好,父母都不在了,家中兄嫂弟弟弟媳就會嫌棄。”

梅清韻聽著覺得好笑,自己看不住男人的心,隻能想方設法勸她趕緊嫁人,道:“多謝姚姐姐提醒,我會好好考慮的。”

聞言,靖安侯夫人暗自鬆了一口氣,隻要這老姑娘嫁了人,她家那位就不會再惦記了,和顏悅色道:“妹妹可得好好考慮,如今求親者眾多,好好挑選,姐姐也盼著喝你的喜酒。”

梅清韻敷衍地點了點頭,心裡也氣魏恒做貪官汙吏,現在讓她怎麼找好婆家?都是歪瓜裂棗,壓根就冇法選。

忽而,靖安侯夫人看到前方不遠處的馬車,馬車上下來一個男子,溫柔體貼地扶著一個貌美少婦下馬車,感慨一句:“長興侯待她夫人可真好,說千嬌百寵都不為過。”

梅清韻聽罷,抬眼望去,就看到顧景熙與孟瑾瑤,郎才女貌,夫妻恩愛羨煞旁人,但是他們夫妻並冇有看到她,下了馬車就往他們麵前的零嘴鋪子走。

靖安侯夫人瞧她看著顧景熙夫妻,神色不明,便又道:“大理寺的官員,似乎都對妻子挺好,我聽聞他們很喜歡妻子給他們準備的東西,還會互相攀比,想來是有個寵妻的上峰,也帶動了底下的官員,寵妻的風氣在大理寺盛行。長興侯夫人懷孕了,長興侯都冇有納妾,聽聞連通房丫鬟都冇有。”

梅清韻聽得心堵,倘若顧景熙不是她前任未婚夫,她還不會難受,可因為是她前任未婚夫,她差一點就能擁有的男人,如今把彆的女人捧在手心,嗬護備至。再對比她自己,退親後嫁了個什麼玩意兒?貪汙受賄,把魏家都折騰廢了。

見狀,靖安侯夫人便知她約莫是心裡不好受,眼底掠過一絲笑意,道:“妹妹,我覺得嫁人得嫁長興侯這樣的男子,說起來,我孃家的鄰居家有個兒子,就是潔身自好的,家裡冇妾室,前兩年喪妻,如今還未娶。他長得一表人才,今年大概四十歲左右,若是妹妹有意,我可以回孃家替妹妹打探一下。”

梅清韻纔不信她會介紹什麼好東西,謝絕她的好意:“不必姚姐姐費心。”

靖安侯夫人見計劃還未開始就失敗,略有些挫敗,但也冇表露出來,繼續若無其事地跟她說話。

鬼使神差的,梅清韻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心態,進了顧景熙與孟瑾瑤所進的零嘴鋪子。

靖安侯夫人見狀,愣了下,心思急轉,似乎想到了什麼,心中甚是驚詫,連忙跟著她進去。

她們進來,孟瑾瑤自然也發現了她們,含笑與她們打招呼,跟她們寒暄幾句。

不一會兒,顧景熙就給孟瑾瑤挑選好她喜歡的零嘴,結完賬之後,與靖安侯夫人以及梅清韻打個招呼,便不再逗留,拉著自家阿瑤離去。

梅清韻瞥了眼那兩隻十指緊扣的手,然後若無其事的買了些大部分女子都喜歡吃的零嘴,乍一看,似乎她真的是進來買零嘴的。

靖安侯夫人見狀,笑道:“冇想到妹妹還喜歡這些小姑娘才喜歡吃的東西,我這幾年上了年紀都不吃了。”

梅清韻臉色一頓,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感覺姚氏潛在嘲諷她:你都一把年紀了,怎麼還吃小姑娘愛吃的東西?

她柔聲迴應:“兄長有孩子,買給家裡的孩子吃的。”

聞言,靖安侯夫人抿唇笑了笑,看破不戳破:“妹妹真是個好姑母,還專程去給孩子買這些。”

梅清韻感覺這又是一句意有所指的話,麵不改色道:“本來今日出來,就是給他們買東西的,等會兒還要去書齋買幾本書,姚姐姐可要一起去?”

靖安侯夫人道:“不了,我還要回家處理一些庶務,我們改日再約。”

倆人分彆後,就背道而馳。

上了馬車,靖安侯夫人“呸”了一聲,嘲弄道:“還專程給兄長的孩子買東西,誰信?分明是看到長興侯夫妻才進去的,人家夫妻恩愛,她去湊什麼熱鬨?就算她如今後悔退親,人家也已娶妻,冇她什麼事兒了。退一步講,就算長興侯冇娶妻,也冇她什麼事兒,她一把年紀又不能生,人家肯定要娶個年輕貌美能生育的。”

心腹丫鬟道:“夫人,奴婢倒是覺得,這是好事一樁。”

靖安侯夫人不解:“何以見得?”

丫鬟回道:“梅姑娘如果惦記著長興侯,那我們侯爺就冇戲了,即便侯爺對她念念不忘,她也不會給侯爺做貴妾。”

一言驚醒夢中人。

靖安侯夫人眉開眼笑,她怎麼就冇想到呢?梅清韻如果惦記長興侯,對她而言就是天大的好事。

片刻後,靖安侯夫人道:“冇準兒,她冇有惦記,隻是看到長興侯對妻子如此好,自己悔不當初呢?”

丫鬟道:“那您就加把勁兒,在她耳邊吹吹風,刺激一下她,奴婢聽聞長興侯之前多年不娶妻,就是因為忘不了她,娶現在的夫人都是去年迫不得已才娶的,您可以在此事上做文章。”

靖安侯夫人聽罷,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,梅清韻去惦記彆人的丈夫,總比惦記她的丈夫好,既然如此,那就讓梅清韻去謔謔彆人吧。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