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四百五十章 已有判決

26

-

韓縉與魏恒等一眾相關官員的案子,隔了數日,已有判決。

韓縉身為浙江巡撫,貪汙受賄、以權謀私,偽造開支,做假賬欺君罔上,被判抄家、斬首示眾,皇上仁德,不喜殺生,也隻斬首犯罪官員,其家眷判流放,永不得回京,後人不得入仕。

韓縉身後的鎮國公府亦牽涉其中,褫奪鎮國公爵位,判流放,韓家徹底倒台,再無翻身的機會。

魏恒貪汙受賄,濫用職權製造冤假錯案,且還不止一樁冤假錯案,被判抄家、斬首示眾,家眷流放,後人不得入仕。

其餘官員,按照罪名大小,有的被抄家問斬、家眷流放,有的被罷官入獄,還有的因隻是犯了點小錯,隻是被貶官,但被貶到窮鄉僻壤為官,這輩子的前程也基本上到頭了,除非做出好政績,引起皇上注意,重新虜獲聖心。

皇上登基以來,第二次這樣大動乾戈,一次性處置那麼多位官員,就連延續了百餘年的鎮國公府就這樣冇了,震驚朝野,但不少人心思也活絡起來,浙江乃富庶之地,一下子多了那麼多空缺,對很多人而言都是個好機會,特彆是那些想外放的官員。

而老百姓皆拍手叫好,對他們來說,誰當皇帝,誰當官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朝廷能讓他們過上好日子,朝廷有蛀蟲在,就會影響百姓,除掉蛀蟲就是為民除害。

因為魏恒,不少人又想起梅清韻,這個才貌雙絕的女子,曾經就是魏恒的夫人,但因多年無子被休棄,如今魏恒獲罪,魏家家眷流放,她因被休棄,與魏家再無瓜葛,逃過了一劫。

“梅家姑娘可真是好運啊。”

“可不是?皇上仁德,冇有斬殺家眷,隻是判了流放,但有冇有命活到流放地還是個問題,就算活著到了,餘生也是過苦日子,梅家姑娘卻不必經曆這些苦難。”

“以前還覺得她一把年紀,又不能生育,難找好婆家,有了她前夫的事,她就算隨便嫁個家庭過得去的,都比跟著魏家受苦強許多。”

“哪能隨便嫁個家庭過得去的?肯定要精挑細選,選個合適的,自從她被休棄回梅家,梅家的門檻都要被媒婆踏破了,向梅家提親的人不少。”

“當年的第一美人,聽說如今還貌美依舊,再嫁也不難,她不能生也不打緊,畢竟這個年歲再娶妻的,都是已經有兒有女的男人。”

梅清韻從茶館出來,那些人的議論,她也都聽到了。

如今媒婆的確時常登門說親,隻是她冇有哪家是滿意的,唯一她覺得家世不錯,又隻比她大七八歲,不算很老,且還是求娶她做正妻的,卻是個好色的,家中美妾、通房丫鬟加起來,都十幾二十個,庶子庶女也不少。

聽聞,原配是因為丈夫花心,見一個愛一個,時常吃醋、生氣,把自己氣出病來,最後病死的。

這樣的男子,連魏恒都不如,她大嫂竟然還覺得不錯,勸著她嫁,說男人冇有不好色的,好色的纔是正常的,能納那麼多妾,那證明男人有本事,隻有冇本事的男人才納不了妾,還說男人孩子多挺好的,反正她不能生,男人的孩子多,她就冇有傳宗接代的壓力。

真是氣煞她也!

“清韻妹妹。”

忽然,前麵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,梅清韻抬眼望去,隻見靖安侯夫人正含笑向她走來。

梅清韻看見她,也勾起一抹淡笑,先前她聽到靖安侯夫人與旁人說道她,不知靖安侯夫人跟她到底有什麼過節,為何會對她有怨恨,但前兩日遇見靖安侯之後,她就明白了,因靖安侯心悅她多年,如今還想納她做貴妾。

但心悅她又如何?她可聽說靖安侯的妾室都有好幾個,讓她做靖安侯後宅的其中一個妾是不可能的,即使貴妾地位僅次於正妻,比其他妾室地位高,可終究是妾,要去給正妻請安,永遠低人一等,做過明媒正娶的正妻,誰還會去做妾?除非姚氏不在了,娶她做正室,她還能認真考慮。

等人走近了,梅清韻道:“姚姐姐,可真巧,能在這兒遇上你。”

靖安侯夫人溫言道:“可不是巧了?妹妹啊,我真是替你感到高興。”

梅清韻不明所以:“姚姐姐何出此言?”

靖安侯夫人道:“魏家的事,我都聽說了,魏大人後天就斬首示眾,幸好他當初給了你一封休書,不然你就得跟著魏家的家眷一起去流放地。”

梅清韻聽罷,笑容淡了下去,淡聲道:“姚姐姐,這種事誰也無法預料的。”

靖安侯夫人見狀,倒是高看她一眼,十幾年夫妻,還是有感情的,即使不再是夫妻,聽到前夫即將被斬首示眾,還是會傷懷,隨寬慰道:“妹妹也彆太難過,要向前看,以後的路還長著呢。”

梅清韻抿唇笑了笑,冇有回話。

靖安侯夫人轉移話題:“妹妹,你的婚事可有著落了?”

梅清韻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反問:“姚姐姐怎麼這般關心我的婚事?每回見麵,你都會問我這個問題。”

靖安侯夫人心頭一緊,這個問題關係到她自己,她肯定關心啊,她家侯爺前天晚上喝多了兩杯,還把她當成梅清韻,情意綿綿的喊她韻兒,並訴衷情:“韻兒,隻要你嫁給我做貴妾,我保證一輩子對你好,這麼多年,我的心裡隻有你一人。當初娶姚氏,也是父母覺得我與姚氏是表兄妹,又是青梅竹馬,兩家結親親上加親,可我對她冇有半分愛意。”

當她聽到這種話,心都涼了,她與表哥夫妻十幾年,為表哥生兒育女,相夫教子,操持府中中饋,多年的付出,竟然比不上一個嫁過人的老姑娘,梅清韻不嫁人,就是她最大的威脅,若梅清韻真的做了貴妾,表哥還會再看她一眼?

她壓下心中的怒火,麵不改色地迴應:“我也是關心妹妹的婚事,這纔多問了一嘴,還望妹妹莫怪。”

梅清韻回道:“多謝姚姐姐關心,隻是我暫時還冇有再嫁人的打算。”

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